十七点在半

【盗墓笔记】白费力 第六十六章 吴邪的记录——他心中的铁三角(修)

铁三角。真的写得特别妥帖实在又到位。泪眼模糊

404 Not Found:

第六十六章 吴邪的记录——他心中的铁三角




我惊讶了一下,不过没有表现出来,问他:“你知道我是谁?”


对方很痛快地解释,说他还有个弟弟是当兵的,退伍之后给人家当保镖,说过些关于我和王老板的事情。


胖子问是给谁家当保镖,都能听说过我们,这得是个神保镖,对方就悄悄道:“霍家。”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一眼,霍家的关系太多,有没有这么一个保镖我们俩肯定不知道。


“我弟弟是霍家小小姐的司机,你们确实见过的,现在他还在小小姐那里做事。”


我心里啊了一下,黎,这个姓比较特殊,我脑海里还真是浮现出来一张模糊的脸来,04年新月饭店之后,跟我们一起挨打的那个司机——后来也打过几次照面,霍秀秀就管他叫小黎。


怪不得看这家伙脸熟,原来是见过他兄弟。


不过这关系算上也没什么用,我不知道他提这个是要做什么,就没有再接话。一般攀关系都是有求于人,这种时候不管多远的关系,对方都会试图攀一攀,我以前和人讲生意的时候,偶尔也会这样,总会有人看在这一星半点的关系,对你做出不一样的反应。


等走到仓库,“小黎的哥哥”亲自开锁,我们跟着进去,看到眼前的景象又惊呆了。


黄严账单上明明有几吨的记录,我甚至做好了准备看见小山一样的砖头,但是仓库里并不是这种东西。


仓库黑魆魆的,但是几乎全空,我找了半天,只在地上看见一个贴着封条的小木头箱子。


胖子手快,已经抱了起来,晃了晃道:“天真,你是叫伙计忽悠了吧,这他妈有五吨?这要有五吨,老子的体重得多少了,地球都得撑不住胖爷了。”


我让胖子不要手贱,别给弄坏了,心里也很奇怪,不是说有很多东西吗?


那人道:“小佛爷,我知道你们有些事情不能问。我们家和霍家的关系很多年了,我父亲那一辈开始,就已经在给霍家做事了。我有事情想问,能不能跟我透个底?”


我奇怪他为什么又强调给霍家做过事,这和我关系其实并不大。老九门的关系盘根复杂,不光是我们几个现任当家,这几个家族的伙计甚至伙计的朋友,互相也有关联。细算起来可能大家都是表出好几里的亲戚,关系确实是有,但是并没有什么关键的影响。


这不光是老九门,很多体系老旧的企业内部,人员的关系也是差不多的,看门的老大爷是老板司机的小舅子之类,可能和中国的文化也有关。


我让他不要有顾虑,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可以直说,他就道:“我就是想问问,老沈一家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有些奇怪地看他。


他继续道:“老沈跟一个您的伙计出去做活,走了挺长时间了,最近突然没有消息了。这公司和我也有些关系,老沈以前交代过,如果他有事做不了主,他们的人会来找我。以前也有过几次,所以我开始也没在意,想着顶多是带几天班,帮他喝喝酒,结果这次时间特别长,还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有些担心,又看到最难走的货全部是给您的,就让人打电话去通知您了。”


我问他知不知道我这个伙计叫什么,结果他摇头说不是很清楚,但是账单都是记到吴家总账上的,他签字的时候看到了,不然也不知道那人是吴邪直系的伙计。


我心中一动:“姓黄吗?”


“好像是,我只见过一次。”那人老实道。


我心里叹了口气,道:“所以东西还没有运到北京来,还在沙漠里?”


“吴家贴标的东西是不扫进系统里要单独走的,银川运到杭州很远,需要单独调动车队和安排转运仓库,这些事我都没处理过,只听老沈说过,现在要我做主——我哪做的了主?那边跟我反应,内蒙古地区就一个存储点,现在里面都快堆满了,要寄过来的话这边是中转站,也得单独腾出一个仓库……就是这个,这几天刚刚腾好,如果您确定提货,明天就送来了,然后就送去杭州。”


胖子问:“那这个小箱子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从银川寄来的,同样贴了吴家内部货物的标,收件人也是吴邪,地址却不一样,是个北京的,录入的时候就发现了,所以我先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结果那边是王老板的朋友。”


我头有些疼,那这箱子到底是谁寄的?


胖子就叫道:“拆了你不就清楚了,光头疼有个蛋用!”


我一想也是,就算有人给我寄了我三叔的脑袋,我也总得看,早拆晚拆都是一样的。


我们几个都觉得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装在里面,拆之前特意非常谨慎地带了手套,结果去除一层层的防震材料后,只露出一条中华烟来。


我们面面相觑,胖子解除躲避的姿势,看了我一眼,问这年头送礼得这么隐晦了?蓝袍也很惊讶,刚要说话,我却心里一动,拿起了那条烟。


重量和普通的烟条不一样,太轻了,果然还是有问题。再翻过来看了一眼条码的位置,我就明白了。


这是专门找人定做的盒子,从外面看和普通香烟条一模一样,甚至里面也装有以假乱真的烟盒,但是烟盒里面的卡槽摆着的不是香烟,而是特殊处理过的一瓶瓶试剂。


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这盒子就是我找人做的。三个月前,花了我不小的一笔,就为了能随身藏这些试剂。


我也知道寄件人是谁了。


我早该想到,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人既认识我,知道吴家内部夹喇嘛用的物流线,又熟悉胖子的生活,熟悉到连他第二个老窝都清楚(我都不清楚),那只有他一个人了。


因为他干脆和胖子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肯定记的比我清楚。


包装材料全部抖开之后,还掉出来一张纸条,胖子捡起来看了一下,道:“哎哟,这其实是给我的嘛!”


我知道这事肯定还有蹊跷,忙抢过纸条来,一边问:“你早想到这可能是小哥寄的了?”


胖子不说话,拍了拍我。这鸡贼货,反应比我快多了,肯定看是从银川寄的,又写的是他老窝的地址,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我其实也不肯定,所以才叫你一起来看。”胖子举手道,“老子已经发过誓了,不会再帮小哥瞒你。两口子最忌讳话不直说,你看我对你这么诚实可靠,咱们仨我和谁比较亲,你懂了吧?”


胖子知道我的精神状态,不想刺激我,干脆用了这种办法让我放心他没有做过任何手脚。我知道自己以前很不高兴胖子和闷油瓶联合起来把我蒙在鼓里,也跟胖子说过很多次,没想到他都记在心里了,干脆就用这种办法安抚我。


纸条上面只有两行,我一看就眼眶一热,确实是闷油瓶的笔迹。




吾友:


古潼京内多为假冢,此二蛇毒录有蛇矿关键线索,合适时交给他。




闷油瓶在银川没收了我的蛇毒,做的事情不是销毁,而是自己挑了一遍,从那几十份里找了他认为有用的,用吴家的线寄给了胖子。他以前跟着陈皮阿四,也和我三叔合作过,知道吴家特别的物流线并不奇怪。我甚至觉得,这条运输线只是设备进化了,闷油瓶很久之前就使用过更早的版本。


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但是只要记住规律,从某些角度看就是没有变的。张家是个古老的家族,对一些事物的使用方法,更看重的是不变的东西,而不是外在的形式。


以前总担心闷油瓶会失忆症发作,把我们通通忘掉,现在看,他的记性是不是好的太过分了……也可能是,失忆症已经发作过了,但是为了不忘记和我们相关的东西,他专门做了记录。


把直接给我不放心的东西,交到胖子手上,由胖子决定什么时间给我。


闷油瓶可能从头到尾也无法说清,什么是爱,什么是友谊,什么是亲情,毕竟他经历得太少了,更多的时候,他可能是凭本能在行动。


但是他眼里我和胖子有本质的区别,而这种信赖而又顾虑的关系,就是他心里的铁三角。



评论

热度(203)

  1. 十七点在半404 Not Found 转载了此文字
    铁三角。真的写得特别妥帖实在又到位。泪眼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