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盗墓笔记】白费力 第七十二章

满是心酸。好想说不是,好想说你很好,但……

404 Not Found:

第七十二章 吴邪的记录——弱者




(推荐和七十一章一起阅读,我调节了部分章节顺序。)




我想打电话核实,又想到已经来不及了,胖子就告诉我,他早通知小花去做这些事了。


视频记录的时间是几个月之前,我在西藏休息的时候还跟二叔打过电话,一切正常,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干过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二叔应该在度假,还拍了照片给我老爹炫耀。


三个月了,我们没有失联过,二叔却连半句相关的都没有提过。


汪家人救走了黄严和黎工,肯定是违反二叔意愿的,当时两方交锋的结果可想而知。现在汪家人把视频给我看,难道是威胁我现在这个度假的二叔是假的,真的还在他们手里?又或者说,组织的势力仍然存在,控制了我真正的二叔?


小花的调查结果却恰恰相反,在度假的那个二叔,千真万确是我二叔本人。


但这完全没有使的事情变得让人放心,我二叔是长辈,他如果刻意隐瞒,我们恐怕得不到什么结果,所以小花用了另一个办法去确认,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去过沙漠,一下发现了问题。


吴家二叔安然无恙,视频里吴家的那些伙计却一个都没有再次出现,特别是有一个不应该出事的人失踪了。


黑眼镜的身手虽然比不上闷油瓶,在道上的身价却差不多,这个人的厉害程度可见一斑。再加上他那个性格,世界上基本不会有困得住他的地方。


他都不见了,这件事的性质就不同了。


胖子勾着我的肩膀道:“阿花说,现在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你二叔安排墨镜小子在沙漠继续什么计划,二是这个假扮你二叔的人段位太高,所有人都被灭口了,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大条了。”


小花做事滴水不漏,一意识到这个可能,就跟胖子借了蓝袍,想查清楚是不是老九门的旧事未了。


这世界上真的会有替身,厉害到连小花都能骗过吗?我二叔难道真的再次被“组织”控制了?我实在不愿意去想这个可能。


蓝袍已经到了银川,他一个人徒有战力,脑子里不明白的事情有太多了,也许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小花身上背负的东西使得他的时间有限,现在的老九门,不能没有他在明面上疏通,他无法亲自来帮我。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们得去一趟沙漠,我必须得知道二叔做了什么。”我道。


胖子当然马上反对,但是这次和以往不同,我没有给他任何说服我的机会。




闲话不多说,第二天我们已经到达黎工说过的那个仓库,同蓝袍以及小花的亲信汇合。初夏的银川,根本没有一点夏天的气息,在我得知我的“货”在冷冻库后,就更加感觉不到什么和热度相关的词。


仓库有几百平方米,建成年头不小了,吴家用的只是地下冷库,地上的部分存放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建材。建材和生鲜放在一起的仓库,我也是头一次见,看来物流的伪装工作做得很到位。


这里的工作人员本就不多,现在被小花的人接替了,以保证我们的安全。


夜晚的库房只有白光暗淡的灯泡,我在里面看到几十个半人高的瓦楞纸箱子。和胖子对视一眼后,我们一人拆了一个。


包装非常结实,箱子重得惊人,拆的时候不管怎么使劲都纹丝不动。我割断密封的绳子,上面夹杂的白色沙尘被抖落下来,让我忽然对这些东西来自哪里有了更多实感。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没有了嗅觉还是感到有淡淡的血腥气,却没想到我打开盖子看到的是一具石棺。我稳了稳气息去推棺盖,应声而开,里面是空的。


我一下看到棺材的底部有很大一个缺口,四四方方,口子边缘有一些奇怪的黑色痕迹。


我几下拆掉全部的纸壳,露出了棺身上的花纹,全部是螭龙和水波,刻画得虽然不甚精细,表现力却很足,似乎想表现一个水龙戏水的场景。这种纹路在丧葬上很少使用,出现在这非常突兀。


我心里一个影子一闪而过,我似乎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纹路,只是记忆非常模糊了。我回忆了一会,石头的材质和颜色,让我终于想了起来。


闷油瓶救我的时候,我躺的那块天心岩石椁上的纹路,好像也是这种盘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闷油瓶说的假冢?那里面的机关呢?被拆掉了吗?


“小吴,你过来看看。”胖子低声道。


他已经拆开了眼前的箱子,里面露出一些白色塑料泡沫的边缘,显然他开的箱子和我的情况不同。胖子那的棺材不是空的,装满了红头文件袋,中间突兀地躺着一个死人,满身黄沙,然而这个人不是黄严队伍里的任何一个。


尸体很脏,不走近都看不清面目。拨开文件之后,我发现尸体嘴唇开裂,身体皮肤异常萎缩,手脚都僵硬地绷直,根本无法弯曲,应该是活活脱水而死。肌肉组织没有机会腐烂,就变成干了。


渴死或者晒死,是无数轻视沙漠威力的探险者最常见的归宿,但是我非常清楚,眼前这个人不太可能是这样的死法。


黎工不太可能是这样的死法。他逃脱了一次,没有理由再来犯险第二次。生死面前,没人会执着于身外物,再贪婪的人也不会。


他的尸体就在我眼前,这说明我一开始对他的定位就是错的,我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罪感而不考虑其他的可能。我甚至没有问清楚就拒绝了他的提议,导致了他的擅自行动。


我没法说他的死与我无关,那么其实,我也没法说其他人的死也与我无关了,那些花季的孩子,那些因为得到我的消息而贸然进入沙漠的人。


我再也没法自欺欺人说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我道:“我应该想到。”


胖子对着尸体拜了两拜,道:“你别腊鸭子煮锅嘴硬了,我们根本想不到会这样。他这么拼,一个人也要进来送死,肯定是被那个黄严拿小孩威胁了。他是唯一的人证,他不说实话,你从哪知道会这样?”


我看着黎工胸前的全家福,这是他死前手里抓着的唯一的东西,我突然想到,这几十个箱子里可能有更多个无辜的人。


小花的伙计说什么来着,未启出的还有很多。


黄沙下多少条命,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会很愿意我去陪葬吧。


我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吴小佛爷的慈悲有多虚伪……上行下效,看到的已经如此惨烈,看不到的呢?




惨烈,牺牲,西王母丝绸之路上的血腥杀伐,本来是我压抑下去的混乱记忆,一瞬间无法控制地占据了我的脑子。


“伤亡发生过太多次了,每个上位者都经历过的决断,人生来不平等,历史的必然。”


我摇摇头甩掉这种想法,终于第一次明白,为什么闷油瓶要给我那些关于“旧事”的蛇毒,并说是古潼京的关键线索。他怕我误入歧途,也怕我不能承受。


这才是史上最大盗墓计划的源头。


古潼京是西王母故国和东西通商的一个重要联络点,墓葬中存在着西王母故国盗掘出去的蛇罐,里面记载着历代帝王们最关心的那件信息。古潼京的皇陵后来又被后人盗掘,藏了一部分到银川。我爷爷的发现使得古方长生的计划被重视,之后的几十年,有一个不该被人知晓也不应该存在的疯狂计划,一直消耗着老九门和张家最后一人的精力。


正是这个计划让老九门三代人都无法摆脱梦魇,解家几近全毁,霍家分裂内斗,其他几家几乎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最安稳的吴家……爷爷无法全尸安葬,三叔生死不明,二叔年近花甲,还不得不瞒着我以身犯险。


计划明明04年就终止了,时间终会带走所有过去的痕迹,掩埋所有秘密,是我的偏执让它用另一种面目继续了下去,而我的弱,我的自以为是,又让它的发展失控。


我应该想到,为什么沙漠黑水城这么明显的线索,十几年没有人去开启?为什么轮得到我吴邪去布局,去引人探路?


因为几千年来,除了我之外的半吊子都被迫永远沉默了,知道的人保护不知道的人,时间会处理剩下的事,而我的身份使我成了这一代唯一不会被抹消封口的那个。


这些年吴邪的强,只是弱者愚蠢的另一种表现。


我曾经以为那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强者自有强者的烦恼和责任,弱者只要尽力挣扎,做自己能做的就不算失格。


但是当我的弱导致我的亲人,为了保护我不得不去沾染血腥,让我在乎的人去忍受折磨,甚至成为我手下百无禁忌伤及无辜的理由,我终于意识到了。


弱本身就是我的错误。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