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告白》

#瓶邪# 《告白》
初到雨村那段时间,我的精神还处于一种不太好的状态。这种状态给我造成的最直接的影响是,我的睡眠质量极差,对睡眠环境要求也刁。
光线问题还好,这儿偏僻得很,晚上睡觉时一关灯,基本上就是瞎摸黑。
隔音这倒成了大问题。
当初选了村里这套房子,周围除了那个护起鸡来穷凶极恶的大妈一家外,就没几家离得近了。夜晚村里人都睡得早,每晚都追八点档小三剧的大妈也在咒骂完小三臭不要脸后,准时九点四十五睡出鼾声。当初来考察环境的时候,夜里睡觉,听着几乎炸耳虫鸣,和中气十足的大妈的呼噜声,还觉得有一番宁静在其中,于是也没刻意去换什么隔音门装隔音玻璃的。
接了闷油瓶出来后,我把他安排到我对门的房间,胖子占了个隔壁。
谁知胖子的打呼声实在是难忍。呼啸着翻山越岭地刮过耳边,轰隆隆地大有愈演愈烈的势头,在耳边炸着,只有在偶尔嘟囔几句妹子时才能给点清静。长长的气息不断拉扯着,气得人想直接掐死这坨胖子,又有些忍不住发笑,怕他一口气接不上,当场就毙命。

听着胖子的呼噜,我越发精神,毫无睡意。只得颠来倒去地想那只闷油瓶子,闷油瓶……

接近中午才起来,我意识依旧不太清醒。
“嗨您还知道起来,不用小的去请啊?”
迷蒙中我下意识翻了个硕大的白眼回敬,整个人都散着点幽幽的怨气。
愣着被胖子赶去洗漱完,吃完了午饭。我就又呆滞地坐在沙发上看闷油瓶。闷油瓶正在来回地收拾桌面。
闷油瓶会不会也被胖子的呼噜声吵得睡不着呢?大概不会吧。只要不伤人,大概一群粽子在耳边咆哮吼叫 ,他都能睡得不动声色。……

“吴邪。”我稍稍回了下神,才发现闷油瓶略有疑惑地望着我,我生锈的脑子咔哒咔哒地缓慢转了转,想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无意识地盯着他看了很久,在问我有事吗。

反应完这一步后,我脑子又锈住了。想着要给他点反应,但又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只得本能地应了句“小哥。”
脸上自动绽出一个慈悲为怀无欲无求心满意足的如同佛像上凝固的微笑。

也许经过了长久的静默,也许只是下一瞬,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闷油瓶正一脸微妙地看着我,嘴角像是上提着要说些什么,最引我移不开眼的是他竟双眼弯了弯,闪过些亮晶晶的笑意,让我一时间更痴呆了。

“吴邪~噢~小哥~噢~你看我眼里只有谁~”
胖子洪亮的怪声怪气突然插了进来。我才发觉这死胖子在一旁大概是围观了全程。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一阵脸红,全身都大地回春似的一阵酥麻。

闷油瓶似乎更觉出了点意兴来。走过来站在我面前,抬手自然地摸了摸我的头。我扒着他的手,抬眼望了望闷油瓶,他眼里竟还闪着笑意。
“小哥。”我再次看进他眼里,忽然又叫了他一声。他把放我头上的手下移,捏了捏我的耳垂,又轻轻摩挲着。
“嗯。”
我听着他应我。只觉全身都松懈了下来,懒懒地昏昏欲睡。那一刻忽的福至心灵般,我举起双手,恬不知耻地摆出一副要抱的架势。
接着我就看见了闷油瓶的笑意更深了,连嘴角都被荡了起来。
他弯下腰,双手叉着我的胳肢窝,轻松地像抱小孩一样把我抱了起来。我揽住他的脖颈,双脚夹住了他的腰。由着他抱我回房午睡。他的房间。

老子再也不用担心失眠了。

#一不小心 用眼神 告了个白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