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饭堂吴小猫》

旧文重发啦。16年写的卖萌小傻文😉
#瓶邪#《饭堂的吴小猫》
大学时期。吃货邪/痴汉(?)瓶

第一次看到吴邪时,是在饭堂。

​那时已经过了饭点,在饭堂吃饭的人已经不多。只有少数几对吃完饭还在交头私语的情侣,或三三五五把饭堂当做开会地点的社团成员们。

​张起灵也并不是总在这个点吃饭,只是碰巧今天到了这个点才饿了。发现吴邪的时候他正站起来要端餐盘离开,无意一瞥,却正好圈中了吴邪。

​说起来或许也不算偶然。

​毕竟这样一个白净的男生,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安静地坐在那儿,周围都是空位子,难免显眼。

​张起灵见他猫着身子微微向前趴着,双肘撑在桌上,刚好将身前的那碗粥护在怀里,就像小猫护食一样,心里不禁闪过了一点异样的情绪。

​也不知道是怎么走的,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端着餐盘将将要经过吴邪身旁了。他竟难得有些好奇,这样一个慢慢地只是喝粥的大男孩,应该会是怎样的模样。

​桌上是他放在一旁的黑框眼镜,再无其他。

​有些凌乱但又莫名显得乖巧的偏栗色头发,肤色白净。张起灵脚下不乱,在真的经过吴邪身旁那一刻,反倒只是用余光默默看了一眼。

​收回目光真正进入目不斜视的状态时,张起灵发觉自己竟是有了点笑意。余光里男孩眉头微锁,稍稍鼓起腮帮子,正垂眉吹着小勺里的粥。像是世间万物,都不及手中那一勺粥来得珍贵。


​第二次见到吴邪,仍是在饭堂。

​张起灵照惯例站在套餐A的队里,默默地顺着队伍一点点向前挪。一开始也没有发现吴邪,但挪着挪着发觉旁边队伍跟自己持平的位置已经空了一段了,大概三四个身位,于是随意瞥了下。却发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正在队伍里抱臂低头,一只手撑着下巴,似乎是在沉思什么,并没有发现自己与队伍有些脱节。

​是他,张起灵想。

​后头的女生忍不住戳了戳他,吴邪呆愣一瞬后,慌忙向前跨了几步,脸上有些羞赧。但不久便又恢复了眉头微皱的模样。

​张起灵看着,眉头也不禁微微皱起。他怎么了?

​已经轮到吴邪了。而张起灵这队面前还有一个人在点菜。

​张起灵收回目光,眼神却也没着落在面前的任何事物上。他心里莫名有些发紧,暗暗等着将要有的声音。

​“嗯......阿姨,麻烦,给我一个,鸡肉烩饭吧。”

​清亮而温润。语气里有些犹豫,但说到最后却是带着松了一口气的释然。

​张起灵觉着心里痒痒的。侧头看去,见他眉头大松,面相柔和,嘴角竟是带了点笑意,像是从未有过什么忧虑一样。双手闲闲地交错胸前,望向窗口内的眼神也满是期待,张起灵疑心他是不是下一秒要哼出歌儿来。

​所以,刚刚是在认真纠结吃哪个好?真真是只馋嘴小猫。

​张起灵不禁轻轻摇了摇头。走前一步去等轮到自己那份的套餐,接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开口瞬间,才发觉,刚刚自己大概刚刚一直都是有笑意的,竟是没能压住。


​不出意外,这次又是在饭堂看见的吴邪。

​他和一个胖子站在糖水的窗口前,勾肩搭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张起灵放置完餐盘,回过神来,已经不自觉地排在了他们身后。

​“胖子,你他娘的已经超重多少了,还老跟着我喝糖水,作什么死?”

​“嘿?好你个天真,歧视胖子还是怎么滴?怎么,心疼你少了一碗糖水喝啊,怎么着你也喝不完啊是不”

​天真?

​“我心疼我家糖水。”

​“怎么还你家的了?那阿姨对你好也不能成你家的啊”

​说到这里,那胖子忽的停下,拍了拍吴邪的肩膀。

​随即竟搂着他背过身来,俩人就面对着张起灵低头说起了什么。

​太近了。这是张起灵第一次离他这样近。

​也忘了听胖子说了什么。张起灵死死盯着眼前人因为认真听话而不禁微微皱起的眉头。

​五官干净,脸在正午充足的光线里,还能看清一点白白的小细绒毛。看上去显得格外柔软。

​张起灵垂着的手指不自觉地摩挲了几下。

​似乎也没多久,那胖子便大笑一声转身过去。吴邪还保持着被搂着说话的状态微微垂头,一边眉微微翘起,也有了点笑意,似乎有些玩味。他保持着这样的笑意,抬头的时候见有个小哥默默地盯着他看,也没多在意,顺势扯出个更大的笑容,表示歉意,便施施然地转身,挤开已经占据窗口的胖子,向糖水阿姨卖乖地招呼了一声。

​张起灵却定在原地,感觉像被那只在心里不停挠挠的小猫,扑了个满怀。

​只是小猫贪玩,撩了就跑。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