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大瓶小邪#《不过平常》1

#瓶邪#《不过平常》1
大概中篇?大瓶小邪.年差12
喜欢可以关注。

张起灵打开门,见门口立着一个小豆丁。

小豆丁看起来很小,三四岁的模样,穿得倒是暖和,胖乎乎一圈。从张起灵的角度看,先是只能看到一个小发旋。

不知道是没想到自己的小肉掌能把人从屋里拍出来,还是单纯因为小孩子特有的游离跳脱,小豆丁攥着小拳头,滴溜溜的眼睛从大哥哥的长腿移到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时间,仰着头有些呆愣。

许是被张起灵的不动声色吓到了,小孩紧张地把拇指塞进嘴里嗦了嗦,又偷偷往后挪了半步,才口齿不清地开口:“三…三苏…嗦,次饭饭了”
说完了半天,不知想起了什么礼节,又附带了个傻乎乎的豁牙笑。

张起灵依旧没说话。但小孩似乎仰得脖子都酸了,还执着地要看着他等他说话,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看着自己。

张起灵想,自己有点拿他没办法。

于是小孩就看到大哥哥一点点慢慢“变矮”,蹲在自己面前。

“你是吴邪?”

“嗯!就四窝啦!”
张起灵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戳中了他,小孩一下子欢脱起来,手指头也不嗦了,整个人扑了过来,小短手积极地围上自己的脖子,笑眯眯地等着被抱高高。

张起灵不知怎地心领神会了,就势把他抱了起来。软糯糯的一团,还带着奶香。
吴邪被抱在怀里,兴奋得很,小脸忽的凑近,依旧傻傻笑。

然后猛地扭了扭身子,“辣里!小邪家!”短短的小指头戳着一个方向。

张起灵便抱着这个小团子,抬脚往那边走去。
他是第一次这样同人亲近,其实一开始僵硬得很,虽不觉抗拒,但也不习惯得很。可吴邪身上似乎有点魔力,不知道是因他身上那股暖融融的无辜奶香,还是因为那个傻乎乎的贴脸笑,张起灵觉得,自己竟开始有点不想撒手。


开门的是个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同样面无表情,只跟张起灵简单点头示意了一下。转头却硬是努力笑得和蔼,对小团子说话:“小三爷,来,洗手,吃饭吧。”

“嗯!西手手  次饭饭!”吴邪应得爽快。

“哎!潘叔抱去。”

张起灵怀里一空。
抬头看吴邪趴他潘叔背上,露出张笑吟吟的小脸,傻兮兮地向着自己招手。

进去的时候,吴三省正大马金刀地坐在餐桌旁。看见张起灵,便招呼了声“小张,来坐。”
“搬过来都顺利吧?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我看小邪挺喜欢你的,那就多来玩,平时我和潘子也常不在家,你要没事就多来这边,陪着那孩子吃个饭也好,你自己吃饭也怪冷清的。”

“嗯。多谢吴叔。”张起灵眼见吴三省笑得狡诈,又耳听他三番强调了“过来玩”,便大概明了他的用意,看来答应帮忙看顾下世交家里的孩子是假,让自己帮忙带带吴邪是真。

“次饭饭咯!”张起灵低头,就见自己腿上扑来了个团子。

“g…哥哥,肚肚哦吗”又是笑眯眯的。

张起灵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软发,“还好。”

“辣是还是哦不哦呀?”吴邪瞪着他,满眼疑惑。

“……饿”张起灵只好饿了。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