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瓶邪##大瓶小邪#《不过平常》2

吴邪吃饭已经不用喂了,坐在儿童椅上够着自己的小碗小盆,握着小汤匙就大口塞,围兜和餐具都是印着一个蓝色的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搭配着小孩毫无攻击力的模样,有些好笑。
他的饭菜是阿姨特别准备的。主食是软糯的南瓜羹,鱼肉细细剔了刺弄碎,再拌上汤汁,其余一应菜式也都做了处理,唯恐家里两个粗男人夹了菜就是怼着喂。

吴三省对此意见挺大,臭小子牙都长齐了,还不能自己咬着吃吗?
于是也常常趁着家里阿姨不注意,给大侄子点大肉,让他吧唧着咬去。
吴邪对三叔的意见一点察觉都没有,被突然塞了肉进嘴也不生气,咧着小乳牙就抬头甜甜地笑,看得吴三省心里软乎得不得了,又恨不得帮他嚼碎才喂。

张起灵隔着餐桌看他吃得香甜,给什么都吃,也不挑食,小模样乖巧得很,胃口也跟着好起来。只是下筷还是十分克制,一来他本身对食物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偏好,二来……也是习惯了警小慎微,下筷得少不见得讨喜,但下筷得多或多或少都会引些麻烦。

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倒是吴邪看到眼里了。张起灵看着面前出现的小勺子有些诧异,上面是满满一勺鱼肉,吴邪在对面眯眯笑,见他看了过来,又努力往前递了递:“好好次的!”

张起灵眼见他努力伸手,带着勺子都晃了晃,便也不作多想,拿碗接了。

接了还没完,吴邪还在对面盯着他不放,眼里似乎还有期待。
张起灵迟疑着,夹着那坨汤汁饱满的鱼肉放进嘴里,吴邪眼里的光更盛了。

“好吃。”张起灵就看见吴邪在对面激动得都要站起来似的,扭着身子,舞动小手小脚。

“我都嗦啦,好好次的!”

吴三省见不得他作妖,一筷子敲到他碗上,“瞧你小子傻得,你那糊坨坨有什么好吃的?!”

吴邪也不怂,又挖了一勺子鱼肉,颠颠地送进吴三省的碗里,“三苏也次!”吴•凶残•三•见不得糊坨坨•省便喜滋滋地夹来吃,肉还没到口就连夸好吃。

吴邪便乘机扭头过来,谆谆教导张起灵不要挑食,多吃菜。
张起灵看他难得一脸严肃,皱着小眉头,很是困扰的模样,语气的小颤音里都“你这样是不好的哦,但你不要怕哦,我不怪你,我哄着你吃多点,好不好?”的意味,实在让人心软。

“好,你也多吃点。”这小鬼实在不得了。

吴邪便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像是又成就了一项丰功伟绩,放下了自己的心头大石,喜滋滋地低头吃糊糊去了。


饭吃到大半的时候,潘子接了个电话。
张起灵眼见吴邪一下子就蔫了,脸上有些不闷闷不乐。
吴三省也不说话,只默默把吴邪的小碗堆成小菜山。

饭后。

“大侄子,让这大哥哥陪你好不好,想做啥都行!”
吴邪抬眼看了看瞅了瞅一旁没说话的大哥哥,小手拉着自家三叔的衣摆,“三苏,嗦陪我买小汽车。”
“买买,都买,三叔忙,你和大哥哥去买多几台好不好,等你玩熟了,三叔回来看你表演。”
“拉勾勾。”一脸低落地伸出同样失落蜷着的小指头。

吴三省忙伸出手拉着那难过的小手指晃了晃,把那孩子塞怀里紧紧抱了抱。
抱完露出来的笑脸就又是一副兴高采烈只等买小汽车的模样,垫着小脚去拱吴三省,“酷爱走吧,哥哥带我呢。”

吴三省看着他不着痕迹的笑脸,转头有些勉强地对张起灵笑了笑,

“吴邪就拜托你照顾会了,你要是有事,就陪他买了玩具回来让他自个儿玩吧。”

张起灵应了声,看着吴邪的笑脸不说话。小孩子的演技还不太纯熟,咧着嘴是笑,眼里却没了亮亮的光。

他俯身抱起这个表里不一的小团子,送吴三省到门口,听着吴邪甜甜的道别声,想到这个好像只会笑的孩子,是真的懂事的。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