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大瓶小邪#《不过平常》3

门关上后,吴邪就扭头把小脑袋埋在张起灵肩脖里,双手紧紧地圈缠着他的脖子,很用力。
这是孩子式纯粹的的眷恋,张起灵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偷偷哭着。吴邪应该是想这样抓着吴三省不放的。

他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热,为着这点不是给他的温情。

正想把这小萝卜从肩窝里拨出来,吴邪就自己抬了头,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脸色倒是镇定,
张口就胡扯:“哥哥是不是很渴了呀?”

“.…..”张起灵看着他长长睫毛上出卖心情的湿润。

“有点…..渴了。”生怕他接着就来了句“有点是渴还是不渴呀?”

“那哥哥去喝水水,小邪要neinei。”一副想到有奶喝就十分高兴的样子。

从阿姨那接过奶瓶递给吴邪时,吴邪似乎迫不及待得很,小手伸得老长来接,还没接到手,小嘴就张着,一副万事俱备,只欠neinei入口的样子。
张起灵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咕嘟咕嘟地吸吞着奶,觉得应该是真的渴了。

喝完了就又咧着小乳牙笑,没有任何烦恼的样子。把奶瓶往桌子上一戳,就颠颠地跑来牵大哥哥的手,要奖励似的抬头看张起灵,也不说话。

张起灵回牵着他的小手,站起来,看吴邪还仰头盯着自己,露了点笑意,“带你去买。”

吴邪笑开了,哇地一声扑到大哥哥的长腿上,埋了会头,抬起来的时候笑得有点狡诈。
“要抱抱!”


张起灵搬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打算。张启山提过吴家的事,但他没多放在心上,就算再热情好客、心地良善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何况旁人的照顾,总得牵扯太多的人情利益,他不奢望这世间再给他什么纯粹温情。

但他抱着吴邪慢慢朝玩具商城走的时候,看着小孩全心全意依靠着自己的模样,心里有点动摇。他想,孩子真的是个神奇的存在,或者应该说,吴邪真的是个神奇的存在。他似乎除了一开始有些害怕,之后很快便能够全心意地信任自己了,一点稍稍的回应,或者只是一个下蹲平视的动作,就能让他认定你好。张起灵对这种大无畏感到不可思议,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不是也有那么一段时间,有着同样的单纯和勇敢。

“啊!哥哥,快看!是…是小狗狗耶。”怀里的团子激动得很,全身猛地往一个方向扭去。
张起灵连忙抱紧了些,把小孩往自己怀里压了压,才看了过去。
路旁的石椅底下有个小黑影,缩在阴影里很不打眼,估计是刚才动了动,被眼尖的吴邪瞅见了,现在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看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吴邪喊懵了,一动不动的。
吴邪似乎相当感兴趣,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些什么,依旧挣扎着要下地去看。张起灵自是不肯的,但又不知从何劝起,只好把吴邪放在了椅子上,让他安静等着,自己伸手把那小东西捞了上来。
看清楚了,是只小奶狗,黑黄毛,张起灵托起来的时候小狗挣扎了几下,牙都没长齐就想咧嘴吓人,被张起灵一瞪就怂了。
递到吴邪面前,一人一狗两相对望,也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共识,总之吴邪眼睛亮晶晶地去摸小狗的时候,小怂狗也对吴邪的小手一顿舔,四个爪子划水一样挣动,拼命往吴邪怀里拱去,惹得吴邪嘻嘻直笑。
见吴邪笑得欢,张起灵也松了一口气。

正犹豫着要不要让小孩把奶狗放了的时候,一旁路过的大爷凑上来,说是认得这只奶狗,隔壁人家放出来了,崽子下多了,主人家里不想养,又找不到人要。

吴邪也不知道听明白了什么,抱着小奶狗下地,和奶狗一起仰头眼巴巴地看着张起灵,就差没学奶狗吐着舌头。
“我想带它回家。”
张起灵受了一击,忍不住伸手要去摸他的脑袋,却被吴邪顺势抓着衣袖,晃了起来,边晃还边扭着自己的小身子,眉毛眼梢里都是哀求,嘟着小嘴一连串地说:“好嘛好嘛好嘛~~”
简直不能好了。
“你三叔说可以就可以。”
“唔…好嘛好嘛张哥哥好哥哥~~”
“……”
“他不答应,你就养我那。”张起灵无可奈何,蹲下身掐了掐小孩的脸。
吴邪于是欢呼着扑到张起灵的怀里,冲着自家大哥哥的脸就是吧唧一口,张起灵心里一悸,湿嫩的唇温温热热的,扑面而来的还有小孩身上的奶香,让人心里软得塌了一块。

这小孩在他这真的是屡屡得逞。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