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饭堂吴小猫》 #瓶邪#

跟饭堂吴小猫相关,胡乱写了些想写的。
可能没有什么逻辑哈哈哈  想写什么写什么~
喜欢多多评论哟  我们来聊聊嘛

——————————————————————————

张起灵喜欢看吴邪吃饭的样子。

饭堂里独自吃饭的人其实很常见。
饭店的时候你挨我我挤你,一桌胡乱拼,根本看不出你是不是一个人吃饭。
不是饭点的时候,其实吃饭的人也不少,但独自吃饭的人大多一个人一张桌,零星分布,望过去便觉稀稀拉拉。

独自吃饭的人大多低着头或紧或慢地解决盘里的食物,神色木然。也有些人会时不时抬头张望,偶尔和你对上视线一刹,也不过飞快转移目光,继续进食。

要张起灵说吴邪吃饭的样子有什么特别的?他想了想,估计会告诉你,他觉得他很安静。

你大概要说他偏心了。

独自吃饭的人不都很安静,怎么聒噪得起来?如果不是臆想过度爱自言自语,或扯着嗓门打电话聊天,谁自己吃饭还炮仗似的噼里啪啦?还是说其实张起灵在怪罪有些人吃饭咀嚼声过大?

张起灵摇摇头否认,但你要再追问,他也不再解释了。

只有张起灵知道,吴邪的安静,是能够让人安静的那种安静。

独自吃饭的人大多沉默得像个剪影,木然枯燥。偶有动摇不定,爱抬头四处张望的人,远远看着就能让人感到他的百无聊赖,像风里的颤叶。

吴邪吃饭的时候很是专注,一副认真投入的样子。你很难说是因为他那可爱的鼓囊囊的腮帮子,还是因为那小动物似一动一动的咀嚼,他吃东西的样子就是让你食指大动。

他坐在那里,一手轻轻稳住盘子,一手握着勺子。

他喜欢用勺子,先勺一点圆白的饭,再拨几片他爱的粉糯的碎藕片,最后追着一块入味的肉绕盘子跑了一圈,得意地看着满满一勺,然后呜啊一口塞进嘴里,心满意足的模样。

他当然不会呜啊一声,但你总觉得,他可爱到已经自带音效了。

你其实看不见他微敛的眼皮下那亮晶晶的小眼神。之前说过了,他吃饭的时候很认真。

但你知道如果他抬起头来,目光不经意撞进你眼里,那一定是亮晶晶的。

因为你有幸被撞过一次,撞进心里头的那种。

也许不算是偶然。毕竟你盯着他下饭,目光也太明显了些。

吴邪像是若有所感,不经意地抬头向着你的方向。

清澈温和的眼神水润润的,有灵气得很,见你在看他,便自然而然地笑了笑,笑意在眼里游动,像是几条欢畅鲜活的小鲤鱼,一点都不见外,扑通扑通地往你心里去扎去。

张起灵长久如深潭的心,被这些活泼好动的小鲤鱼霸占了地盘,却一点也不嫌它们闹腾。

吴邪吃饭其实挺闹腾的。张起灵有时想。

这并不前后矛盾。

他一个人吃饭也很热闹。
挑水蒸蛋上面的葱的时候会微微皱眉,挑汤里的葱的时候会忍不住嘟嚷几声,苦恼的样子。
不小心点到不合胃口的菜,吃的时候嘴巴会比平常抿得紧些,嚼得慢些,有些艰难地咽下,受了委屈的样子。
大多时候还是心满意足的,他对食物很是宽容,苦恼与纠结也不过一会,吐槽会有,但从来都不带怨气。

要是难得点到他觉得非常可口的食物,张起灵也会跟着期待起饭菜的味道。
从他接过餐盘起就会开始摇尾巴,餐具不怎么认真地挑相对新亮的,也不闲散地慢悠悠去按心情挑位置了,就近坐下,举起勺子对着食物,定上那么几秒不动,嘴角翘翘的,不知心里的小人儿是不是狂奔了一圈,然后低头开始大快朵颐。

这些小表情其实并不明显,但张起灵像捡宝一样盯着不放。

吴邪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其实不多。他更多时候是和朋友们一起,三三两两热热闹闹地吃。
吴邪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话很多,很活跃。尤其是有那个大嗓门的胖子在的时候,两人说相声似的你来我往。有时候,张起灵看着吴邪笑眯眯地抬头傻乐,装满饭菜的勺子在空中摇啊摇晃啊晃,总忍不住有些手痒,想叫声他的名字,想轻敲他的盘子,“吃饭。”

吴邪这个名字最初也是听他朋友叫起才知道的。

——

张起灵端着饭菜,眼神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吴邪的身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才吃了没几口,就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问这边有人坐吗。

张起灵几乎在刚听到那把声音的时候,心里就莫名一动。
他抬头看去,果然是吴邪,眉目弯弯的样子,看着自己。

张起灵摇了摇头,示意没有。

吴邪笑着道了谢,就向着一边挥手,声音带着雀跃,“小花!”

张起灵心里闷痛一下,停下了动作。
余光里见到一抹粉色走近时,几乎要端着盘子走了。

可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听到那粉色开口了,“吴邪,要是你这心头好都入不了我眼,以后都不用叫我来饭堂了。”

男声。

张起灵微诧,抬头去看,果然是个男生。

“嘿,保管好吃~你试试。”吴邪自己也不着急吃,非要等粉衣男生吃上一口先。

张起灵不动声色地低头吃饭,却一直留意着对面。

吴邪,吴邪,难怪那胖子喊他天真。

张起灵想,他喜欢胖子叫他天真时的吴邪的反应,这称呼总能一下子就引爆他,有时候是炸毛似的皱眉瞪眼,有时候是受气包似的嘟囔反驳,其实更多时候是傻不愣登地忽略了称呼问题,咧着小白牙笑,特别天真的模样。

一开始只是留心了那么一点,慢慢习惯在饭堂找他,到后来,似乎做什么都可以饶有兴致地想他会怎么做,于是开始不自觉地期待在别的什么地方也能遇到他。

吴邪。

吴邪。

评论(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