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同寝系列 瓶邪

我怎么那么爱张起灵视角呢。明明很occ
这个和开车那篇算是一个故事里?

哈哈哈哈哈哈我只是又想开车了。
应该今晚或明天会发接下来的车。

寝室里没有亮灯。

张起灵推门进去,一眼先往左边看去。

吴邪的拖鞋散放在爬梯下,梯上搭着他今天外出穿的那套衣服——墨绿卫衣和黑长裤,卫衣是解雨臣送的,说是气质色,衬得人白。

收到的时候吴邪就套上试穿了一下,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提起解雨臣的说辞,微红着脸问张起灵好不好看。
张起灵看着,嗯了声算作附和。他也觉得好看,但不是因为颜色,带帽卫衣衬得吴邪......很可爱。

吴邪的手机就放在桌上,右上角的小绿点间断闪烁。

张起灵立在门口,微微仰头看着上床隆起的被子。

五六节是近代史,大教室,老师也不常点名,吴邪昨晚没睡好,早上被胖子吵着拉去上了节专业课,中午吃完饭回来就说要补觉,不用叫醒他了。

昨晚很晚的时候,吴邪接了个电话,带着睡意含糊喂了一声,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没过多久吴邪就惊坐起来,声音慌张无措又带着浓郁的心疼,安抚对方“秀秀不哭,不哭。”

张起灵在他手机振动的时候就醒了,看吴邪坐起来,他本也手肘一撑想起身询问,但听了那句不哭,忽然就顿住了。

随后吴邪就去了阳台,两点三十四分才回来。

眼睛有点涩意,张起灵低下头,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走近吴邪的桌子,张起灵把手里的打包好的蛋挞放好。
蛋挞是学校南门一家有名的糕点店里的,每天下午四点新鲜出炉一次,吴邪很爱吃,但常常因为没及时去而没能吃上。

吴邪爱吃刚出炉的蛋挞,一边被烫得嗷嗷叫,一边忍不住呼着气去咬上一小口。

南门离教学楼有点距离,如果七八节也有课的话,课间休息勉勉强强刚好够一趟来回再加上排队等待。
等没课的下午去买会从容很多,大多也能买上。

但偏偏吴邪喜欢在五六、七八都有课的时候,趁着那点间隙去急匆匆买上一只蛋挞。

第六节课快结束的时候,吴邪就会开始趴桌子,脸侧向张起灵那边,眼睛亮亮的,自以为不怀好意地贼笑着。要是张起灵不动声色地装作没看见,吴邪会悄悄再挪近一点,用气声,小哥小哥地叫个不停,等张起灵看向他,就讨好地送上个大笑容,满眼期待。

往往是张起灵盯着看了没一会,就忍不住点点头。

上床传来了些动静。

张起灵仰头等了等,就见吴邪从上床探出头来,迷蒙的眼,看清人了,就傻笑了一下,叫了声小哥。
“买了蛋挞。”

“嗯?唔......小哥真好。”砰的一小声,是吴邪又倒回了床上。

“趁热?"

“哎,马上下来。”

张起灵仰头看着吴邪慢慢坐起来,揉了揉头发,又呆了三秒,才掀被子开始往床尾挪,然后背对着张起灵踩着爬梯往下走。

吴邪睡觉只穿了背心和大裤衩,现在压得乱七八糟,背心背后卷了起来,露出一片白皙的腰身,和一点股沟。

吴邪的裤衩被臀缝夹了进去,随着下梯的动作微翘的臀肉紧绷了又松懈,吴邪估计也感觉到了什么,抓住臀上的衣料往外拉了一下,又随手把上卷的背心拉了下来。

张起灵默不作声地盯着看,直到吴邪回身说了句什么,才回神过来,巴眨了下眼睛,已经有点发涩了。

“什么?”

“我说,小哥你吃没吃?”吴邪一口咬上了蛋挞,看着张起灵。

“没有。”吴邪一直致力于让张起灵也吃次蛋挞,但还没成功过。

张起灵脑里一时晃着吴邪腰身,一时又回放着那句不哭,没注意到两人已经这样对站着有一会儿了。

直到吴邪又闷闷地喊了句小哥。

张起灵看过去,吴邪已经吃完了那两个蛋挞,正低着头舔了舔指头。

“嗯?”

吴邪依旧低着头,举起手来想挠挠头,又猛地想起自己的手不干净,于是抬头有些不自在地跟张起灵说:“那个,昨晚,......”

张起灵心里一跳。

“昨晚那个是我妹妹......恩,也是小花的妹妹,.......,从小玩到大的。”

张起灵有些回不过神,但反应过来之前就感觉松了一口气。

他突然低头轻笑了一声。

这次轮到吴邪懵了,“小...小哥?”

吴邪又慌又急,隐隐间仿佛有了什么预感,不自觉伸手想去抓张起灵。

张起灵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迅速上前几步,把人拢压回桌前。

又低又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暖热又带着点侵略感的气息轻轻喷到颈边——

“为什么和我解释?嗯?”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