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暗恋一只张起呱 #瓶邪#

旅行青蛙梗


吴邪养了个呱儿子叫张起呱,这是在暗戳戳地想把谁当儿子养,可谓是昭然若揭只差没胆让别人知道了。

所幸这游戏并不会在呱呱头上挂名字,除开系统偶尔弹出个提示说你家张起呱回家了,一般不点住游戏界面里的呱呱,都不会暴露出呱呱的名字来。

这游戏说白了其实也没啥,基本上除了手指一扫、把三叶草给收割了当小钱钱花,然后不时去逛逛商店买点吃点,或者存着小钱钱来买旅行装备,也就没啥好做的了。

即便你硬是母爱泛滥想要为它做些啥,也就顶多只能往三叶草田里跑得勤快些。像吴邪刚下游戏没多久的时候,卯着劲想要给自家张起呱买最好的装备,勤奋得连三更半夜被尿意憋醒,都是第一时间去掏手机摘一波草先。

早摘晚摘没啥区别??不不不......那点小田地最多能长得出多少草儿呀,长满了可就不长啦,早摘好保证它有空间长呀,可不能让张起呱凄凄惨惨地出门去。

小青蛙刚开始风靡朋友圈、微博首页的时候,吴邪就乐颠颠地去下了个来玩,倒不是正好奇这游戏有啥魅力,毕竟吴邪早就被它一击即中了——那面瘫小青蛙,死鱼眼般平静的黑眼睛,不就是活脱脱的张..那谁嘛。

吴邪以雷霆之速下了游戏,尽管根本看不懂一堆堆往外冒的日文也全然不在意,瞎戳乱点几下,给呱呱敲定了个大名叫张起呱,就万事大吉地开始捧着儿子傻乐,我儿子在看书!啧啧,这冷漠小眼神,这修长小爪子,这无嘴小模样,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像足了他爹呀。

当时正巧也半躺床上看书的张起灵分神瞄了眼他癫狂的小样子,“......”。

最终吴邪在自个儿捣鼓中也大概明白了玩法,网上攻略不少,但他还是没有去参考多少,只确保基本玩法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那些什么教你怎么搭配才会出SSR明信片的攻略,吴邪并没有留心。毕竟佛系游戏嘛,随缘啦。(真相或许是抱着张起呱,吴邪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管什么SSR精美明信片,有我儿子脚趾头在的明信片就都是珍宝!)

张起呱的确像足了他爹,时不时就消失了一天没个呱影,虽然一般都是吴邪千辛万苦(误)摘草儿给买最好的装备上路,但有时候家里刚用了巨额买顶级装备,只剩下钱给他买点不顶饱的小面包,它也能背着这小破包袱麻溜地消失个一天两天,再能干地给带回来一堆堆的特产来。

第一次出远门的时候,吴邪啥装备都没能给它买,但它拿着那小破幸运草和个小面包也哒哒地出门了。吴邪恨不得守在家里等它,想着会不会迷路,会不会饿,会不会没帐篷冷到,会不会没船掉水里过不了河(它明明是只两栖动物啊你清醒一点!!)
唉声叹气、愁眉不解地捧着手机的样子连张起灵都有些看不过眼了,戳了戳他面前的书本,示意怎么了,就见吴邪抬眼看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吴邪心想,你儿子可能有危险!

后来慢慢玩惯了心跳,倒不怎么操心它在外安全了,它在家的时候,吴邪能笑眯眯地看它一整天儿,并不会有操心它怎么不出去玩儿的情况;它又背着小包袱哒哒出去的时候,吴邪倒是会有些意见,这挨千刀的张起呱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什么小福蝶小仓鼠的。明显可以看出,这个时候的张起呱被代入的就不太像是某人儿子了,倒正像是某人了。

张起呱像它爹还体现在寄回来的明信片上,虽然吴邪给它配的都是最好的装备,但寄回来的明信片却常常都是只有张起呱一只呱在上面,一开始就都是漠然的小背影,有时候是隐在草丛里,有时候是超远镜头里的一个小点,有时候甚至只有一只小脚趾头入了镜,虽然吴邪一般都会感激涕零地收藏好明信片,但也难免会有些失落。还好到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吴邪的谆谆教导、苦口婆心的唠叨起了作用,小青蛙的侧脸甚至正脸渐渐多了起来,最近一张居然是酷霸拽屌的张起呱用修长的手指冲镜头摆了个耶!

收到那张明信片的吴邪都要乐疯了,张起呱配上这个动作实在是可爱得不行,吴邪当晚就po到了朋友圈上去,自豪地宣称自家儿子就是有型。最让吴邪心痒的是,想象正主也这样一本正经地摆耶,那真的是萌翻了有没有!

虽然吴邪玩得时间不算久,但恐怕整个计院,甚至整个学校知道点小三爷的,都知道他对那只青蛙是鬼迷心窍了,随手翻翻他的朋友圈,或是偶尔经过他身边,探头去看一看他捧着手机在傻乐什么,都能看到个死鱼眼青蛙。所幸旅行青蛙这个游戏正处热潮,校园里玩的人到处都是,老母亲们一个比一个狂热,所以只有那么几个熟悉他又知道他点什么的,才心照不宣地明白吴邪这哪里是被一只青蛙迷住了,分明是被跟他同寝又同出同入同上课吃饭的某人迷住了。

偏生这心照不宣的人里,不包括那个施迷魂大法的正主。正主甚至还对吴邪沉迷一只傻丑青蛙感到有些不满。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