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少年事》4

少年事4

#大瓶小邪

吴邪睡相很乖,微侧着头,小手松松地握着放在枕边,小身子舒展地平躺着。

早上七点还不到,就见吴邪的小脸蹭了蹭软枕,迷蒙地慢慢眨了眨眼,转醒了。

小孩傻乎乎地盯着被子上的小粉猪愣神了许久,才又动了动——视线偏了偏,开始了和黑色的大眼猫咪的长久对视。

仿佛过了好久好久,发够呆的小孩终于慢吞吞地爬坐了起来,盘着小短腿儿静止了一小会,才胡乱掀了小被子下床了——吭哧吭哧爬到床边,垂下小短腿,瞄准黄色小鸭子凉拖,跳……并没有,小孩贴着床边慢慢溜了下去,很好,顺利踩中了小嘎鸭子,小孩愉快地眯了眯眼。

哒啦哒啦出门的小朋友没往洗手间方向跑去,倒是右拐往走廊跑去了,哒哒几步转出扶梯遮挡范围,吴邪的眼睛就瞬间亮了起来——小哥哥正站在房间前反手要去关门。

张起灵一点都不意外自己腿上忽的冒出一个软糯的挂件来,他蹲下身,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倒是开口了:“洗漱了吗?”

吴邪:“?”显然没反应过来,只是见小哥哥和自己说话,便傻傻地眯眯笑。

张起灵看他仿佛还带着瞌睡小泡泡的傻模样,也不再问了,伸手就捞起了小孩,往洗手间抱去了。

“去刷牙洗脸。”小孩自然地去圈住了张起灵的脖子。

“嗯~”耳边是爽快的应答——这会儿倒是反应过来了。


吴邪有自己的洗漱小凳子,站在上面能刚好在洗漱镜里冒出个小脑袋,咕噜咕噜吐水也方便。张起灵把他安放在小凳子上,又帮他挤了牙膏、沾湿了,放他手上,用眼神示意他开刷。

吴邪眯眼笑了笑,很满足的小模样,软绵绵地说了声“谢谢小哥哥~”

小孩站小板凳上刷得很是认真,小脸严肃起来,有模有样地左刷刷右刷刷,时不时停下来呲着小牙检查一下,检阅似的一颗颗看过去,最后才给自己个满意的肯首。

张起灵本来一脸放空地刷着,时不时瞥一眼吴邪,瞥着瞥着,慢慢就变成了一脸放空地盯戏份过多的小孩去了。

被尿憋醒的张海客迷迷糊糊摸撞到洗手间的时候,就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正鼓着腮帮子对视。

“………………?!”

脑子卡机顿在原地的张大哥收到张小哥随意的一瞥,吴邪倒是咕噜咕噜地冲着镜子里的他摇了摇自己的小手。

梦游般的张海客机械进了隔间,机械地给自己放水,脑子回放刚刚莫名温馨的一幕,觉得一觉醒来世界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放水完毕的张海客清醒了不少,推门出去饶有兴味地看着一大一小的互动——似乎是吴邪拿小毛巾怼脸的动作太过粗鲁,张起灵阻止了把自己擦得头毛乱飞的小孩,重新拧了毛巾,正轻托小孩的下巴给他细细擦脸,张海客硬是觉得自己从自家面瘫堂弟的面无表情中看出了某种柔情。

被拭擦得清清爽爽的吴邪又眯眯笑着,自动自发地抵着两只小巴掌拍了几下,也不知道是在赞美谁,这才转头,像是刚发现张海客般,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下,才“啊~”地一声把手伸向张大哥,说道:“大哥哥没洗手!”

张海客哈哈几声,一巴掌拍向吴邪的小屁股,可怜吴邪站在凳子上,毫无防备,被拍了个正着,又懵逼又震惊,张了小嘴呆呆的,连委屈的小表情都没来得及摆,张海客见了他这模样,更加手痒,伸手就想去掐他的小脸。

却是没掐着。一旁的张起灵也擦过脸了,捞起吴邪抱怀里就往外走,留下张海客伸着手和镜子里头发七愣八翘的自己对视,耳边还传来了吴邪委屈巴巴的控诉和张起灵漠然的一句“别理傻子。”

“…………”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