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少年事》7

7.

吴家的小楼主体是红砖建成的,只有两层高,但相对周边的黑瓦白墙来说,还是高出了许多。

吴邪夏天里最爱呆的是二楼拐角的地方,小小的平台对于大人来说有些逼仄,但对于吴邪来说却是舒适得恰到好处。那儿有个小小的铁栅栏窗户,本只是用来通风透光的,大人们一般都不会俯身去往外看,而身量小小的吴邪却能把它当做了一个小小的观景窗。

炎热的夏天里,吴邪白天就呆在他小小的观景台上,观景台不但恰是日光照不到的地方,而且因着清水泥的材质,即便是苦夏的正午也能沁出凉意来。

小孩在某次乐颠颠地跑楼梯时不小心啪叽摔倒到拐角处,本来应该没什么事,但小阿姨在楼梯下头看他老半天都没自己爬起来,顿时吓出一身白毛汗,三步作两步迈上阶梯,赶去扶他,却见小团子像是化在了地上一样,小手小脚都摊着贴着地板,翻转另一边脸去贪凉的时候,见她一脸焦急,于是舒展小眉头、咧嘴笑了,细密的小汗珠在微红的小脸上附着,在阳光里晶莹闪着,愈发显得小孩嫩白柔润,天真无邪,小阿姨顿了顿,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就已经忘了自己刚才是在急什么了。

打那次意外摔出个好地方,吴邪就爱常驻在小观景台了。把自己心爱的玩具车、奥特曼和大布偶都认真地夹小胳膊下,一本正经地告诉它们“我们要搬新家咯”,再自己吭哧吭哧地一步一台阶地往上爬着,然后齐齐整整地把他们安顿好。

吴邪爱和朋友们一起玩儿,可以过家家,可以打游击战,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两个小孩子前言不搭后语地胡乱聊天也能聊得很开心。

但更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小阿姨很多事情要忙,小花儿要练嗓子学曲儿,老痒常常要在家陪妈妈,爷爷奶奶有时也能陪他,看看星星,讲讲故事,除此之外,老人家也不便多陪他玩儿。                                                                                                                                                                                                                                                                                                                                                                                                                                                                                                  

吴邪并不是个喜欢自己跑出去野的孩子,于是一个人的时候,常呆的地方就是那个小小的观景台。

闷热的午后里,如果你到处找不到他,唤他也没得到应答,那你轻手轻脚往二楼走去,一定能随着视野慢慢升高,看到楼梯拐角处,有个孩子枕着毛绒玩偶,怀抱小汽车或小超人,安静地熟睡着,乖乖的,什么都不用你操心,或许会因为贪凉,露出了点小肚子,你轻轻帮他把衣角拉好,盖上一件薄衣服,抚一抚他的小额头,就能安心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三点多的时候,端上点切好的水果,插上叉子,走上小观景台,就能听到刚睡醒的吴邪就揉着眼睛迷蒙地喊你,因为看见你给他准备好的水果而眼睛亮亮的,甜甜地仰头跟你说谢谢。

坐地上鼓着腮帮子慢慢地把水果都吃光光,接下来就是吴邪的阅读时间了,家里有许多属于他的连环画,西游记、三国、水浒还有其他许多经典故事一应俱有,吴邪最爱翻西游记,齐天大圣是他的大英雄。

那时候的下午好长,吴邪有时候看得腻了,正呆呆趴窗口看竹林飒飒的时候,要是楼下传来“丢丢丢...登登等噔...”的西游片头,他就会一骨碌爬起来,往楼下跑去,拉过大藤椅爬坐上去,两只小手分别安放藤椅扶手,小身板挺直地认真看着,眼睛睁得老大,即便是看过几遍的情节也津津有味,一个人看的时候或许会把熟悉的情节有模有样的摆弄出来,小嘴吧嗒吧嗒地吐着台词,要是身边有人的话,他就安静地乖乖看着,到情节紧要处就牢牢抓着扶手,忍不住不时扭头去看你,想安慰你这次师徒四人也安然无恙,想告诉你大快人心的剧情发展,但最终都憋着,你不问他,他就不好意思说,你要问了他,他就眼神大亮,红着小脸说“没事的~我跟你说哦,接下来......”

很满足,很简单。

大概六点的时候,就能远远听见镇上的糖厂的下班信号,呜鸣声远远传来,越发显出小村落的宁静来。

而吴邪的小哥哥也大概于这个时候,踏进家门来。

头毛被揉了揉的时候,吴邪没在意,他正看到和尚和黄毛国师的对决关键处,一颗心都提着,想冲进电视里帮和尚赶虫子。

张起灵进门看见他正襟危坐的小身影就心下一动,书包都没放下就忍不住径直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却没被理会。

张起灵顿了顿,又鬼使神差地伸手指从侧边去刮他的小脸蛋,这下倒是引起了小孩的注意,手心潮乎乎地去回握身后人的手指,半响才慢吞吞地转头去看是谁。

“小哥哥!!”

电视也不看了,扑腾着收腿站在了椅子上,回身就去扑人,想抱着腰,又不安分地想去拢脖子,小猴子似的蹦跶了几下,才如愿地被张起灵一把抱了起来,咧着齐整的小白乳牙,眼睛里满是欢欣神采,“你回来啦~”

张起灵“嗯”了声去应他,紧绷了一天的身体微微松懈,像是舒缓了一口气,真的回到家了。

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孩乖得很,趴在他肩头就安安静静地一动不动,仿佛刚刚的蹦跶乱跳就真的只是为了让张起灵抱一抱自己,一个怀抱就能让他心满意足了。

张起灵抱着他不自觉地轻轻左右晃了晃,低头用下巴蹭了蹭他柔软的头毛,想了想,主动问了句:“在家里乖不乖?"

"乖~”理所当然的意料之中的回答,吴邪把小脑袋从他肩窝里抬起,望着自己,乖乖巧巧地回答,但小表情里莫名像是带了点讨赏的意味——眼里像是带了期待的光芒。

张起灵轻轻笑了笑,把人放回藤椅上站好,拉开了书包拉链,拿出了个小袋,里面装着一只小钵仔糕。

吴邪便欢呼了起来,雀跃地伸手去接。

点心到手了,吴邪边啃边眼睛滴溜溜地跟着张起灵转,看他放下书包,喝了口水,转进了隔间。吴邪便咬着点心溜下椅子,踩着小鞋子也往隔间跑去了。

小哥哥果然在天井处,打了井水正给自己擦脸。吴邪三口两口咬完钵仔糕,嘴巴还鼓囊囊的就去抱大腿了,张起灵便低头伸手揩掉小孩嘴巴的碎屑,重新洗了毛巾,也把小孩的脸细细擦了一遍,沁凉的井水和柔软的毛巾,带走了脸上的热意与尘色,散去燥热的晚风轻轻吹进了四通八达的天井隔间,撩过舒张的两张脸,张起灵顺着吴邪往下揪的那点力度撤回了毛巾,就看见吴邪的小脸,眯眯眼傻乎乎地咧嘴笑着,又遇到了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似的。


真奇怪,在一起就很开心啊。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