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少年事9


9.

仲夏夜里,微凉晚风很是舒畅,喧嚣又寂静。

风里有炊烟柴火尘息,不知名的花香虫鸣,近乎白噪音一般萦绕耳畔,让人不自觉便身心松懈。

张起灵把吴邪抱到客厅,看着他乖乖咕嘟完一杯水,白晃晃的灯光下,仰头喝水的小孩微眯着眼,长长的睫毛忽忽颤动,不知是因灯光亮眼还是单纯因为满足于喝一杯水。

帮着把玻璃杯搁回桌上,张起灵便起身打算回房,走了没两三步,回头去看果然小孩迈了左脚,一副想追上来的模样。

张起灵想起他昨晚趴楼梯上的小模样,又想到此时家中没大人照看他,便回身又抱起了小孩,问道,“你的书呢?”

吴邪有些状况外,但还是戳着小指头,指了个方向,张起灵便抱着他,在二楼拐角处一堆玩具底下抽出了几本大画册。

被抱着走过那条漆黑的过道时,吴邪明显有些兴奋,要去冒险似的,圈着张起灵的脖子不时左右探头探脑,仿佛要将这条在夜晚就成了险恶之地的走廊看出个什么怪兽来,好让给自己撑腰的小哥哥英勇地去战上一场,说不定他自己还能帮上些忙咧!

然而短短的过道很快就走完了,一切都很顺利,吴邪也不觉扫兴,立马将兴趣点转到了小哥哥的房门上——他知道了 小哥哥是要带他进房间啦。

张起灵的房间摆设很简单,灯光亮起的瞬间,屋内便一览无余 ——一张木架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一个椅子。书桌上倒是摆得挺满当的,但都是些书与纸笔。

张起灵把小孩抱到床旁,腾手轻轻拍了几下小孩的脚腕,吴邪静了一秒,就会意地晃了晃脚丫,把小拖鞋给蹬了。

吴邪被放到床上,连同他的那几本画册,明显还有些兴奋,左瞅瞅右瞄瞄的,仿佛要在这房间里找出什么大秘宝来,但又还带着点小矜持,似是也知道不好在别人的房间里胡乱看。

张起灵把他那好奇又拘谨的小模样,并不说什么 ,转身就坐回了书桌前。

吴邪抱着小脚丫,看了一会小哥哥的背影,看他拿出书本,抽出一支笔,就又像昨晚一样坐定定开始做功课了,吴邪自个儿眯眯笑了会,认定了小哥哥不会转身,才回神过来摸了摸床板——很硬,只在木床板上铺了张凉席,和吴邪房里的大软床完全不同,实际上,家里除了吴邪与吴邪爸妈的床带了软垫外,其余房间均照老人家的习惯,只是床板与凉席,顶多冬天铺上一层毛毯。

吴邪挪挪小屁股,来回摆动小脚丫感受了一下,略有遗憾地想,小哥哥的床不能玩蹦蹦跳呢。

又望着小哥哥的背影若有所思了一会,小孩这才捞来大画册,跟师徒四人继续冒险去了。

课内作业早已在学校里完成了,初一的课程松散简单。张起灵翻开自己买的初三教材解读题册,只选做了些重难点和知识点薄弱的题,更多的时间留给各类的书籍,从堆砌在桌子上的书来看,张起灵看的书很杂,经济、文学、历史、哲学,中外名著,等等等等,各门类都有,都是少年在闲暇时间里挑着买的。张家那边至少生活费方面倒是从不吝啬的,吴家奶奶在张家兄弟入住那天也给了个丰厚的红包,属于长辈的心意,熨帖纯然的温暖、溢于言语的关切爱护,两人都微愣着,讷讷收下了,但也都不打算用。

张起灵看书很快,但不是囫囵掠过,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看法和思考,只是很少发散到自身经历的共感时候,人们看书大概都是在看自己,常常会基于自己的经历和情感倾向来解构一本书,但少年沉默纳入,不动声色,只能从他沉静的眉眼里依稀感觉到,他是沉浸其中的。

等少年终于放下书,稍作回神,想起身后的孩子时,才发现吴邪已经把大画册当被子似的摊在身上,睡熟了。

孩子的睡脸安静美好,像是一轮恬然的月,照在张起灵原本就沉静的心里,忽的使得无波的湖面显出静谧的生机来。

少年只是舒展眉目,起身准备把小孩送回他的房里。

大概是睡前的“学习”真把孩子给累坏了,张起灵把他抱起安顿回软床的过程里,吴邪哼也没哼,顶多咂巴了一下小嘴,转脸就又睡得香甜了。

安顿孩子这件事情,大概一回生二回熟,张起灵流畅地做完一系列昨晚的流程,最后按亮小夜灯,没逗留太久,便带上门离开了。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