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少年事10


少年事10

隔天吴邪起得晚了些,睡眼朦胧地打着小呵欠来到客厅的时候,小哥哥已经背上书包准备跨门出去了。

张起灵回头就见刚睡醒的小孩“含泪”看着自己,嘴角不自觉地撇着,却还是懵着没动静。

“我去上学了。”尽管是显而易见的事,张起灵还是开口说了。

愣着的小孩像是才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眯眼笑了起来。

而后才开始边喊“小哥哥”边卖力地挥小手。

也不知道这算是打招呼还是告别。

张起灵看着,笑了笑,没说话,转头出门去了。

还有些儿愣神的吴邪站在原地,无所事事地又打了个小呵欠,揉了揉眼睛,终于回神过来去洗漱了。


今天的早餐是鸡蛋粥,小阿姨见他昨天吃得香,特意给他做的。

吴邪拿着小勺子一口口吃着,慢悠悠的,一点也不着急,晃晃小腿,瞅瞅墙上的钟,楞会神儿,再继续喂自己一口。

一小盆粥还没过半的时候,老痒就来了。

“小·邪。”中间停顿得倒不算太突兀,至少吴邪小朋友还挺喜欢他这么叫的,似乎是觉得格外有意思。

吴邪含着勺子回头看他,小腿扑腾得更快了些,急急忙忙咽下粥去,去招呼自己的小伙伴。

想离桌的小孩自然是被揪住了,识趣地回头扒拉了好几口粥,眼睛乐眯眯地望着看着走到桌前来等自己的小伙伴,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扒完那碗粥。

两个小孩呆在一起就很兴奋,叽叽喳喳地聊起来,热火朝天的,但仔细一听却是“我妈妈昨…天给我买了草…莓吃呢,草莓,你知道吧”

“小哥哥看的书好多呢…堆在桌子上,有辣……么高”

分明牛头不对马嘴,却也丝毫不影响两小孩说得兴高采烈的。

对于三四岁的孩子来说,家外面就是一个大世界,小小的男孩野性颇露,离家的气势像是要去浪迹天涯,眼神坚毅有壮志,悲壮的小身影还带着点“不必挽留”的潇洒,尽管其实你出门探头就能看见,这两小屁孩只是去到屋前的小树丛扒泥土玩儿。

老痒是个不拘小节的,对自己脚底下的这片土地似乎爱得深沉,动辄就爱拿个小木棍开挖,随身还带这个不知道哪里捡来的一个小铲子,基本上一蹲下来就这儿挖挖那里淘淘,吴邪对这项挖掘事业不甚热爱,但也抵不过老痒聚精会神,不时哇哇惊叹的模样,到最后总会变成两颗小脑袋抵在一起,一蹲就是一早上,地下的旧罐子、小石头,会动的小蚯蚓,奇奇怪怪的各种小虫子,又或是一窝辛勤奔波的蚂蚁,都够两小孩新奇一上午。

等小阿姨寻来的时候,老痒就知道自己也该回家了,快到午饭时间的时候,村子里此起彼伏的都是妈妈、奶奶们的呼唤声,屋前屋后喊着小孩的乳名,老痒的妈妈身子不太好,家离吴家也不是近到喊一声就能听到,但好在老痒懂事,知道要自己回家。

两小孩就先分开了,没说再见,没约好下午要不要一起玩,反正不管怎样都理所当然,总能去找对方玩儿的。

吴邪时而金鸡独立时而大鹏展翅,蹦蹦跳跳地走那条回家的近路——两个屋子间的石块路,不甚平坦,石间杂草颇多,这样的小路乡下多得去了,走的人也不少,但也就孩子会走得这样花样百出。

等吴邪一个白鹤亮翅,啪地撑了一下墙,仿佛借了势一般,蹦到小路尽头时,张起灵已经站了有一会儿,默默欣赏完这位小大侠的身手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赏脸鼓掌还是提醒大侠 你粘了一裤腿的草球。
倒是刚刚还绷着小脸装世外高人的小侠客一见到自家小哥哥就傻兮兮地笑开了,啥招式也不管了,一溜小跑冲过来要抱大腿,却见张起灵一根食指正中小孩的眉心,不费吹灰之力定住了扑腾过来的小孩,也不等小孩从震惊转到委屈,就半蹲下来去给他揪裤腿上的草球。

小孩也不客气,顺势就坐到了小哥哥的大腿上,乖乖让人清理,知道自己手脏,便只是虚虚地环着小哥哥的肩膀。

草球有点多,小孩有点忧心有点心虚地帮忙,奈何小手指配合得不太理想,老久才揪下来一个,好在张起灵一个个扯得很耐心,甚至没有像往常小阿姨那样絮叨几句。

草球揪完了,张起灵就拍拍小孩的裤腿,顺势把吴邪抱起来,径直往天井走去,舀了水慢慢倾倒,给小孩洗手。

吴邪还是那副乐陶陶的小模样,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洗干净小手了,就勉力也去舀水,双手举着水瓢,颤巍巍地也给小哥哥倒水洗手。

张起灵见他坚持,便也没说什么,默默速洗了手。

午饭是香喷金黄的南瓜,简单盐水煮熟,但酥嫩可口,配上熬煮的柴火粥,很是开胃。

这是吴奶奶在屋旁的小菜园里种的,吴邪也有份唠叨陪聊过,于是吃起来也倍感香甜,挖了一大勺子送过去小哥哥的碗里,说起自己陪小南瓜聊了好多次天,所以它才开开心心地长得那么好吃呢。

张海客在旁边也乐,问他怎么忍心吃了小南瓜,小孩啊呜一口,坚定地回答:“小南瓜说我们开心地吃,它也就开开心心啦。”

张海客乐不可支,胡扯起来,小孩一脸天真地争辩着。

张起灵在旁没说话,偶尔抬头看看有板有眼、认真解释的小孩,顺手帮他擦掉额上沁出的细密小汗珠。

又是一个简单的夏日。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