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瓶邪#西瓜学长?

天气已经完全热起来了,室外的热气翻滚涌动着,逼得人一身汗。

吴邪走在路上,大汗淋漓,每多走几步就能感觉到汗珠从胸膛、从后背、从小腿滑落下去,额前的刘海都微湿地蔫趴着,实在是太热了。

吴邪胡乱向后扒拉了几下刘海,又顺手把旁边的胖子推远了点,嫌弃又无可奈何地“啧”了声——胖子这家伙嫌弃撑伞娘,硬是也不让自己撑,本来就已经够热了,偏生还带着个大胖火炉,看着就觉得咕噜冒滚油。

胖子在旁奄奄一息又身残志坚地翻了个大白眼,贫嘴的力气都没了。

两人好不容易走到宿舍楼下,有了点阴凉,才稍稍缓过来点,埋头就往里走。正是下课的时间段,回宿舍来找空调续命的学生特别多,乌泱泱地都挤在电梯门口。吴邪和胖子只能等着前面一波学生上去先,但好在人还不算特别多,大概能排在第二轮的前几位。

等进了电梯两人就有点后悔了——排前面的人进去了都是挤在电梯最里面,这电梯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冬天会呼呼地吹冷气,到了夏天反而出风口一点动静都没有,十多个男生挤在一块,又闷又热,汗臭味浓郁,跟焗桑拿似的。
电梯停到十二楼的时候,吴邪和胖子湿淋淋地从里面出来,就剩一口气吊着了。
好不容易走到宿舍门口,开了门,瘫着要往里倒,一股冷气就从里扑了过来,迅速掠过身上每一个毛孔,身上要流不流的汗都瞬间凝结了似的,爽到不行,吴邪一句感激涕零的破音的“花爸爸我爱你”还没嚎完,就被身后的胖子一巴掌拍了进去,推到一旁,紧接着这胖子就直接往地上瘫成了一坨。
解雨臣挑眉转过头来,浑身清清爽爽,看着自己喘成狗的两个室友,“跑了几百米啊这是?”
吴邪抽了几张纸巾乱擦着自己身上的汗,“板烧炭烤,室外BBQ,您值得try一try。”
“谢了您,油分多烤得才有滋味,像我这种,”右手掌平摊着比划了几下,“适合温泉水清煮。”
吴邪翻了个白眼没往下接,调整了下脸部表情,才蹭着过去:“大花儿~”
解雨臣从桌面的镜子里瞥了眼谄媚的小邪子,挑眉看他表演。
“天真热,您看是不哈哈哈哈,有瓶冷饮那可真倍儿棒。”
奄奄一息的胖子似乎缓过气来了,“哈哈哈哈那可不,天真热,我也热。”
解雨臣倪了眼蠢蠢欲动像是要帮捏肩捶骨的吴邪,“可快停下吧,别拿你那小脏爪子碰我。”
解雨臣有个小冰柜,平常专门冰着他的那些护肤品,精致得不行。吴邪没护肤品可冰,常常趁人不注意,恃宠而骄地塞一两瓶迷你小可乐进去,被解雨臣抓着揍过几次,天一热就又死性不改了,解大爷慢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拿着那两小瓶冰可乐当邪小朋友的尾巴来抓手里,一逗一个准。
“喝可乐可以,喝完给我去东门赵大爷那儿买个西瓜。”
吴邪挠心挠肺,望了一眼外面的骄阳似火,心生退意。解雨臣见他这点小动作,于是不紧不慢地开了小冰柜,把那瓶缩角落里欲盖弥彰的冰可乐拎了出来——细细密密的小冰珠覆在瓶身,隐隐甚至能看到有股冰凉的水汽腾绕着,吴邪喉结微动,愈发觉得干渴了。
不怪我,是敌人太强大了啊,吴小朋友忍痛成交,咕嘟着就把那小瓶可乐给灌没了。身后的胖子还瘫在地上,手臂伸了老长,嚎得倍儿凄厉,“天真给留一口啊啊啊啊! ”
“嗝~”开玩笑,小爷我出卖肉体换来的珍贵125ml小瓶可乐!

喝完可乐,债得还,西瓜得买,吴邪使出浑身解数硬是拖到了夕阳西下——这鬼天气,快七点了才有点夕阳西下的感觉,最后实在赖不下去了,被胖子一脚踹了出门。
外面还是余热未散,走没几步就又隐隐有点出汗的预兆,吴邪晃晃悠悠地往东门走去,路上没几辆共享单车能用,吴邪倒也不急,大概是汗也流了一身了,黏黏腻腻也懒得大动作了。

东门赵大爷的西瓜特别甜,瓢红汁多,冰过之后切半个来挖着吃,极为解暑。宿舍里只有吴邪喜欢挖着吃,胖子和王萌萌直接切片上嘴啃,解大花喜欢切丁装小碗里,买两个西瓜分四份,一个宿舍刚刚好。

东门那边里吴邪住的北门也不算太远,走过去十多分钟的样子,这片是老旧宿舍区,一般是大四的学长住,楼房都不高,估摸就6层高,所以也没电梯,空调也是今年才新装上的,跟吴邪住的那栋被称为“王子楼”的小区公寓似的新宿舍楼完全没法比。
但老宿舍区也有老宿舍区的好,这边比起出门就是堕落街的北门要安静不少,路两旁都是上了年纪的老树,洒下大片的阴凉,不像新宿舍楼下那些小树苗,完全没什么遮阴效果,太阳一晒,树比人还蔫。

东门其实也有不少的小摊贩,但因为都是没有固定店面的,一排过去热闹是热闹,环境就难免有些脏乱差了,女孩子一般偶尔贪嘴了就去一下,大多来逛的还是穿着大裤衩的学长们。

吴邪溜溜达达,终于近了东门,远远已经能看见赵大爷摇着个大蒲扇,穿着件老头汗衫,蹲守在绿油油的西瓜摊前了。

不自觉地眯眼笑了笑,抬手捏着衣襟正想加快点脚步上前打个招呼先,吴邪就余光瞥见了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大爷左手边的宿舍楼道口。

下来的是个高挑的男生,身型流畅,清清爽爽的,穿着纯白色的短袖T恤,半短的浅灰裤子,露出一双劲瘦有力的小腿来,肤色很白,在夕阳余晖里,像是反着光似的,脚上明明是双拖鞋,但丝毫不显颓唐的拖拉气息,反而有种随性的干净感觉,吴邪还注意到男生像是刚洗了个澡,他的头发是半干的状态,黑发微湿,愈发显得肤白来,估计是半擦干就下楼来了,倒是在随意中显出很好看的造型来,看久了像是能闻到他的发香,被他身旁的风送了过来。

吴邪觉得自己都有些魔怔了。老宿舍楼下来的,是学长吧。

那个学长似乎也是要去赵大爷那买西瓜,吴邪傻乎乎地边看着人家边往赵大爷那挪,等走近了,学长也刚站定,开口说是要一个西瓜,嗓音低沉又冷冽,听不出什么情绪。离得近了,吴邪发觉这学长还真的像是身上自带凉气,清爽得很。

赵大爷哎哎地应着,开了水冰箱,随手拍了几个瓜,指着其中一个问那学长行不,等人考虑的那点时间里,又笑着给吴邪打了声招呼,小伙子,又来啦?

吴邪便哎着应了声,问了好。学长便偏头往后看了一眼,同时往左移了移,空出摊前的位置来,吴邪从他那一个偏头里也不知道惊鸿一瞥到了什么,只不知怎的心里有点窘迫,这学长还真他娘的挺帅的啊……
吴邪上前,伸手有模有样地乱拍了几下,“大爷,老样子,不用太大,”边比划了几下,“还是差不多这么大就好,来俩。”

说完若有所感,转头看去,发现那学长竟然在看着自己,吴邪瞬间有些莫名的慌张,结巴了句:“学……学长,你挑好了吗?”

学长还是盯着他看,几秒后慢慢地摇了摇头,转头回去看西瓜了。

吴邪满脑门问号。

“你会挑?”可怜吴邪一口气还没松完。

“不……不会,大爷的西瓜都挺好的,你……你一个人吃?按份量买就好,吃多少买多少。”

“你结巴?”

“.……! ”

“我没有啊!我不是……我……”吴邪感觉自己真的太热了,想冒烟那种,但也没说出什么所以然来,正想再辩解几句,就看见旁边的人轻轻勾了勾嘴角,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娘的。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