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瓶邪#喂 你的小龙虾(续)

下课铃响,吴邪单手拎起了背包就往外走。

室外余热未散,没走几步就觉得身上粘腻了起来,拖得人疲乏不已。青年的眉端不自觉地蹙了蹙,低头顿了顿,喉结微动,犹豫几秒后还是朝着校北门的方向去了。

连续赶了一周的deadline,熬得头晕眼花、胸闷气短,正好也嘴里寡淡得很,一想到冰凉的啤酒、腾飞炸裂的微小气泡、麻辣鲜嫩的虾肉,吴邪连走路速度都快上了不少。

X大的北门外就是繁华的商业美食街,人流量本来是极大的,但因为最近天气越来越热,会到实体店里消费的大多只是住得离北门近的学生,路上见得更多的反而是各色的外卖骑手,在大太阳底下穿梭来往,车筐里兜满了外卖。

吴邪来到解小花的店前时后背都有些湿了,开门的瞬间,空调冷气扑腾过来,带着扑鼻的麻辣香气,随意伸了根指头勾了下鼻尖的汗珠,忍不住微微呻吟了声,“舒服啊。”

店里的生意竟是还十分不错,人满为患的,几乎没看到什么空位,吴邪幅度不大地拎着了几下胸前的衣服晃悠几下,权作扇风,舒服得眼神放空了几秒,还没来得及迈腿去找那朵花,脑袋就被一个柔软但有力的东西拍了下,下意识摸着后脑勺回身,解雨臣单手抱着店里红彤彤的龙虾玩偶挑眉无声谴责。

机智如吴邪脑袋也不摸了,站得有模有样的,“哎,老板,大老板,小的来上班了,鞍前马后,在所不辞。”附赠一个傻兮兮的大笑脸。

解雨臣微微笑着,扔了件红色t恤给他,“哪里敢啊,我家头牌还不是得我供着?小三爷您换衣服去吧,要奴家侍候着吗?”

这衣服还是第一次见,展开来看也不过是件设计感极强的红T,LOGO简单,巧妙融了店名和小龙虾形象进去,估计是新设计好的店服,吴邪穿着上本来就随便,虽然几乎没穿过红色,但也没多问解大资本家什么,想着刚好也能换下身上这件湿了的,“不敢不敢,小的这就去换。”

等张起灵一行人来到店里的时候,店里依旧没什么空位。张起灵走在前头,率先推门而入,黑瞎子和情报提供人胖子就勾肩搭背地跟在后面侃大山,实际眼神都贼贼往前面溜,一副哥俩好,热闹一起凑的模样。

张起灵几乎刚一进店就锁定了那个穿红T的身影,隔着沙发背只能看到肩膀以上的位置,低头认真的样子,应该在给对面的两个女生剥壳。他身后的吃瓜群众也很快循着目光放了过去,两个无声捧腹,对视了一眼,同时推着背影萧索(?)的张起灵往那边走去。

刚巧吴邪右边小隔间的人起身结账,黑瞎子眼疾手快地跑去率先占了个座。张起灵跟着入座,就在吴邪的斜对面,不过隔了个过道。

张起灵看过去,青年的唇红得刺眼,灯光下带着点诱惑的油光,似乎是被辣到了,嘴唇还无意识地微嘟着,鼻尖微微沁出汗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辣着了还是因为那件红T的缘故,整个人都白里透粉的,比他手里剥出的红身白肉还要鲜嫩。

被盯久了的吴邪下意识抬了下头,就和斜对面的张起灵对视上了。茫茫然地见对面的白T小哥看着自己没挪眼,吴邪迟疑地眨了眨眼,手里的动作都停了,半挑眉微微笑了笑,还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见对方也没个反应,就又低头去剥壳了,心里却忍不住嘀咕,好帅的小哥。

张起灵对面的老父亲看着儿子的面瘫脸恨铁不成钢,伸手去招服务员,得来了“稍等”的回复。

边拿啤酒边远程吃了个瓜的胖子回来了,隔了老远就开始呼叫“小天真”,走到跟前了,啤酒都还没放下就一巴掌去拍吴邪的肩头,“小日子可滋润啊~“说完还意有所指地挤眉弄眼,被吴邪笑着一手肘撞开了些,”滚吧你。“

吴邪转向那两位女生,“不好意思,这我一位兄弟。”见女生们笑着表示没意见,两人便又继续侃了几句,胖子就边回座位边说“胖爷我就坐在旁边,你干完这单过来啊。”

吴邪笑着点了点头。

女生也循着看了过去,就发现传说中的大帅逼竟然坐在自己隔壁间,一时间都雀跃地推挤起来,考虑起要不要再点多一盆,增加点共餐时间,几乎没什么犹豫就去问对面的吴邪介不介意再给她们剥一盆。
吴邪还没来得及回答,正巧服务员过来下单,眼神追着张起灵,刚想问他要点些什么,张起灵就指着她身后开口:“我要他。”

饶是见过各类奇葩的服务员也愣了愣,回头看了眼一脸懵逼的吴邪,迟疑地“啊?”了一声,旁边几要笑疯的黑瞎子解释:“哎,不是你们有那剥壳服务嘛?我兄弟要那位帅哥来。”

服务员为难,表示可能要等,旁边那桌女生就马上表示她们已经快吃完了,看着张起灵笑得脸蛋微红,“他就让给你啦。”

张起灵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为那个“让”字轻轻皱了皱眉。

吴邪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对面女生这一系列行为原来都是为着对面的小哥啊,长得帅真是了不起。

服务员继续询问点单,张起灵随手点了份招牌,“微辣,另外要扎酸梅汁,还有一份生煎包,这两样先上。”说罢就把菜单递给了对面两人。

两位女生没过多久就表示吃完了,吴邪脱了手套带她们去结账,回来之后就径直去了胖子那一桌,正犹豫着要不要和黑瞎子换个位,就见自己一个人坐一边的小哥起身,示意他坐进去。

顺势坐了进去,发现这位上已经放好了杯酸梅汁,吴邪觉得自己的喉间更干渴了,抬头想问这杯是哪位的放这儿了,冰镇酸梅汁就被那小哥移了移,更靠近自己的手边了,”喝。“

见吴邪又一脸蒙圈地看过来,对面的胖子大笑起来,”嘿,都是兄弟,一起喝杯呗,我看你刚才也没喝上几口水。“随带还介绍了一下两位师兄,大四,计算机专业。

吴邪也没怕生,拿起酸梅汁咕嘟了半杯,然后转头去看张起灵,“谢谢师兄啦。”笑得唇红齿白,眉眼弯弯。

“张起灵。”师兄也偏头去看他。

吴邪反应了下,“喔,张师兄。”

张起灵低头不语,吴邪看着他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动,“叫小哥吧,师兄......怪怪的,小哥?“

张起灵便转眼去看他,黑眸微动,眼神极深,看得吴邪也愣愣回望。这...是满意了?

对面的黑瞎子又笑疯了,兴致勃勃地去撩闲,问吴邪要不生分地叫自己什么,被张起灵千把眼刀瞬劈而至,暴力镇压:”叫他瞎子就好。“

生煎包先上,张起灵就夹了个过去吴邪碟里,示意先吃,吴邪被他目不转睛的眼神看得没法,乖乖吃了个下肚。

再过一会儿,小龙虾也上了,香味扑鼻而来,瞬间勾起了吴邪的馋虫,刚才那两个女生点的是劲辣,吴邪剥着剥着,忍不住吞口水,吃了几个之后却发现实在是太辣了,根本受不起,只好肚子饿着到现在。胖子和瞎子分别移了盆到自己跟前,挥挥手让吴邪只给张起灵剥就好,他俩可都是老手了。

吴邪套了手套就开剥了,三下五下就剥了个完整虾仁出来,边吞口水边递去给张起灵,张起灵提箸夹起,送到嘴里,见吴邪还看着自己,就点了点头,说了句好吃。

这句没有起伏的好吃,却奇异地让吴邪感到心满意足,不像回复别的客人的夸赞那样随口应句”那多点来吃哦“,吴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高兴,低下头去剥下一只时,忍不住笑了笑。

张起灵不像别的客人,刷手机、玩游戏,或者和朋友聊天,他就提着筷子看着你剥壳,仿佛就是在等你再递过来,但又不会显出像是在催促你的模样,安安静静的,就只是看你剥。

吴邪有了莫名的成就感,像是在投喂一个还不会自己吃饭的孩子,又像是单纯照顾一同吃饭的朋友,张起灵吃了没几个就开始示意他自己也吃,后来被示意得多了,吴邪就有点不好意思,”小哥,我服务费也就是这盆的六分之一,再吃就是就你的份啦?“

张起灵只是看着他,”你吃。”

吴邪还是有点犹豫,小哥吃得也不勉强,怎么点了份总是叫我吃呢,总不至于饭量小吧...那他还点那么多?

黑瞎子边看边吃,津津有味,顺便救场,“他就是想尝个鲜,吃不了什么辣,又想着好歹要个微辣过瘾,你看我和胖子都是劲辣,你不吃也是浪费了,吃吧吃吧,都是兄弟。”

吴邪看过去,见张起灵诚恳(?)地点了点头,也没多想,便干脆地喂起了自己,戴手套吃小龙虾比提筷子夹要爽多,剥开虾壳,色泽诱人的汤汁和白肉和在一起,咬进嘴里鲜味浓郁,吃得吴邪根本停不下来,嘴里刚叼上肉,手就去拿下一只,余光又见旁边的张起灵还在看着自己,想起他刚刚那样干巴巴地夹虾肉吃,汤水都没品上,就不知为何脑子一抽,举了自己手上这只将将剥好的小龙虾,递到他嘴边去,见人不动,还继续眼神无辜地贴了贴他的唇,示意快吃。

等张起灵真的微微低头,乖顺就着他的手去咬嵌在壳里的虾肉时,吴邪才轰得脸红,发觉了什么,我做了什么??刚刚指尖感受到的难道是小哥的......嘴唇吗???

张起灵嘴唇微红地抬头,吴邪还举着虾壳发愣,满脑袋跑火车,对面的黑瞎子和胖子乐得几乎想要表演给带壳吃小龙虾了。

好在张起灵实在是淡定,连着吴邪也慢慢镇静下来,这应该也不算什么,顺势问了句好吃吧?是不是比夹着吃更有味?果然得到张起灵的肯定回复,吴邪兴致一下子来了,示意他去拿桌子上另外一副新手套,开始手把手教他怎么剥才又快又完整。

张起灵学得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吴邪慢慢发现他比自己剥得还快还好?师傅在旁边坐着有点无奈,刚想感慨几句,徒弟就把一个带着虾壳的肉送到嘴边,吴邪想示意他自己吃,被坚定的 眼神秒杀了,想示意他放自己碗里就好,结果一低头发现自己的小碗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堆满了剥好了、但是还带着壳以防汁水流失的小龙虾。

毕竟我刚刚也犯傻喂了他?只好也低头去咬,吴邪刹那间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聒噪,不自觉地屏了息去就他的手,刚刚还速战速决、一咬一个准的口齿半点伶俐都没了,好像磕巴了好几十秒才咬下了那口虾肉,好在张起灵没有不耐烦。

张起灵何止没有不耐烦,他看着吴邪低垂的长睫毛扑闪扑闪着,感受手上不时传来的柔软唇触,心里大概只想着吴小狗能再笨一点,吃得再慢点。

对面的胖子忍不住假模假样地咳嗽起来了,做作得不行,惊得吴邪叼了肉就往后撤,耳尖通红。

就见这胖子举了啤酒,说要干个杯,挤眉弄眼地说是要敬兄弟情分。

吴邪吞了肉,跟着举了酸梅汁,干杯干得神不守舍,他发现没办法想象自己和胖子互喂。

“吴邪,吃。”张起灵看他的呆愣,只推了推碗。

吴邪下意识看过去,黑眼眸里什么也没有,只是望着他。

“好。”

解决一顿小龙虾没花多长时间,吴邪带着张起灵去结账的时候,顺便也摸着滚圆的肚子和小花说了声得走了。解雨臣夹着他的脑袋一顿狠揉,说是头牌越来越嚣张了,吃饱喝足就跑。埋着脑袋求饶服软的吴邪没有看到,解雨臣盯着张起灵的眼神意味深长。

出了门没走几步,胖子和瞎子就说有下一摊,分别锤了拳张起灵和吴邪就走了。

进了南门,空气里的热量散了不少,偶有风从树间出来,也开始带了点凉意,夜来香的清甜混在其中。

吴邪对两人间的沉默忽然有了种不可理喻的喜欢,他转头去看张起灵,果然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于是便低头傻笑起来。

张起灵想问他想什么,又觉得其实什么都不必问。

吴邪终于笑够了,转身站住,眼睛依旧亮亮地看着张起灵,他便也跟着停下脚步,认真回看对方。

等吴邪又忍不住想笑的时候,张起灵便靠近他,微微偏头,往那勾着的嘴角,落下一个很轻很轻的吻。

评论(1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