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被抱在怀里的吴邪不太安分,扒着自家三叔的臂膀,冒出小脑袋来去看后头的小哥哥,小胳膊小腿还闹腾地乱动着,隔着老远要去够,却没等到小哥哥伸手来接,于是小嘴巴含糊几声,着急得都濡出口水来了,最终只蹦出了激动的“啊!啊啊呀...”来。张家小哥哥默默跟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又一眼。张父在后头,笑眯眯地伸手握住乱挥的小手,晃了晃,权作安慰,倒是把关注点都在小哥哥身上的吴邪握得一愣,分神瞪着张父,顿了几秒,像是在思考,然后巴眨着眼,毫不犹豫地抽出手来,继续朝小哥哥挥。

张父更是乐了,也错眼去看,只见自家儿子分了一眼给那小团子,嘴巴像是抿得更紧了。

倒是顾及还有外人在的吴三省嫌吴邪闹腾,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小孩的屁股。小孩受了打击,见小哥哥也不来抱自己,顿时伤了心,蔫了似的,委屈巴巴地趴三叔的肩膀上,大眼睛还是瞅着小哥哥不放。

进门后一番热闹,吴老狗把像是玩累了的小孙子接到怀里,还没来得及逗弄他几句,就见小孩气愤着,手舞足蹈地啊啊呀呀个不停,小手指戳着自家三叔,皱着小眉头,有模有样地啊呀呀地打起来报告来。众人都忍不住笑,吴老狗也乐呵地随口应他,装模作样地帮着他指着吴三省,作势要打,小孩便顿时气消,咧着小乳牙笑,得意的小模样。

好歹终于是心情不那么激愤了,理智恢复,脑袋瓜子也清醒点了,小朋友像是终于想起了人类语言,边挣扎着要下地,边咿咿呀呀地表达,“啊呀,呀,奏!路路!.......”

吴三省在旁道,“他今天能自己蹦跶几步了,估计是想给老爷子你表演表演。”

吴老狗听了,乐得亲了口小孙子,俯身把他放下来。

刚放下地,顿时就“啾叽”一声响,吴邪得意洋洋地回过小脑袋向还牵着自己的爷爷咿咿呀呀地炫耀,然后抽了抽被牵着的手,回身作势要走,吴老狗也只好放手。

小孩刚颤颤然地站稳了,就迫不及待地迈脚要往前走,结果立马就一屁股墩回了地上,关注着他的众人都乐了。

小孩坐着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有点不敢相信似的,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被抱起来站好后也不怕,刚一站稳又要往前迈步走,这次倒是没坐下了,“啾叽”地一声响,另一只脚也慌忙跟上,摇摇晃晃地总算是站稳了。众人都跟着舒了口气。

一步两步,小孩走路看起来都有点用力,踩地面上哒哒地走,身子有点不自觉地向前着,加上吴邪本身就目标明确,走得也急,一旁的大人就眼睁睁地看他小鸭子似的冲进张家小哥怀里了。

最后那步不稳当得很,像是扑进人怀里。

张起灵下意识地伸手去扶,软软的触感,低头就见到一张傻兮兮的小笑脸,如愿以偿了似的。

评论(11)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