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小哥哥的话唠小朋友

吴邪小朋友今天的话有点多,但估摸着谁也没听懂,包括那位圈抱着吴小团子、低头作认真倾听状的张小哥。

小孩牙都没长齐,啊呀呀地倒是连贯流畅得很,一点都不为自己发音含糊感到困扰,一手紧紧揪着小哥哥胸前衣襟,一手把软绵的小橡皮鸭子戳到小哥哥的鼻尖前,咿咿呀呀一通胡扯瞎说,唱戏似的,也没个有条理的停顿,奔着用尽每一口气似的,啥时候把一口气念叨完了,就啥时候乘机张着嘴连忙续上一口气,再呀呀呀呀地叨叨下去,忙碌极了的小模样。小哥哥没啥反应,但小朋友窝小哥哥怀里,口水哒哒的间隙抽空瞅到了一眼那不说话、靠垫似的小哥哥正低头瞧着自己,眼睛就弯成个月牙,兴高采烈地啊啊呀下去,甚至还激动到连连把那小鸭子怼到小哥哥脸上去,边怼边咯咯笑着。张家小哥任着小朋友胡闹,半点眼神也没分给几乎要怼进自己眼里的小黄鸭,只定定地看着小孩笑得开怀,口水都要流下来的小模样。

自认为和小哥哥熟了的小团子半点矜持也没有,啊啊呀呀,咿咿呀呀了老半天,吴一穷忧心他是不是把出生至今的每一天都复述给张家小子听了,可那有什么好说的呢,但看自家小孩坐张小子怀里,一时咯咯笑,一时张牙舞爪地假装凶巴巴,吴爸又觉自己想错了,这表情丰富得古灵精怪,莫不是在做什么大戏。

吴三省看不过自家侄子的傻样,啊呀了半天都没句人话,难为张家小子还神神在在地听着,也不知道听出了什么名堂来。吴三省过去半蹲到两人坐的沙发前,捏着自家侄子嘟嘟的脸颊扯了扯,想着好让侄子别再哔哔叭叭了,结果那小屁孩子分眼看了他一样,嘴歪志坚地继续和他的小哥哥啊呀啊呀,本来就充沛的小口水顷刻就顺着被扯开的嘴角决了堤,欢畅地顺着吴三省的大拇指流了下来。

吴三省登时嫌弃得不得了,把口水往侄子的蓝色小围兜一抹,就伸手用拇指和食指去夹小孩的嘴,捏住了小鸭子的嘴似的。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被禁了言的小鸭子终于正眼看向了自家三叔。

吴三省余光似乎见到张家小子也分了一眼过来,有点凉。

“嘿嘿,三叔教你说话,好好学哈。叫哥哥!哥哥,哥——哥——"

小孩还有点懵,张着小嘴巴,困惑的小模样。

叔侄俩对视了一会,吴三省无奈,指着张家小子,又重复了几遍哥哥。

吴邪小朋友总算有了反应,小脑袋顶着小哥哥的小胸膛,抬头去看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哥哥,”锅锅?“

张小哥哥终于说话了,”是哥哥。“

“咯,锅锅!”小孩边叫边咧嘴笑,也不知在笑什么。

“哥哥。”面无表情的小哥哥坚持。

“过过!”嘻嘻偷乐的小模样。

“哥。”小哥哥放吴邪鼓鼓小肚子上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动。

“哥哥!”笑得眉眼弯弯,露着小嘴巴里的白色小乳牙。

小哥哥点点头,慢慢、轻轻地摸了摸小孩柔软的毛发。

刚刚还龇牙咧嘴胡闹的小朋友倒突然害了羞似的,埋头躲进小哥哥的怀里后,才咯咯地偷笑起来。

吴三省:“......”

评论(19)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