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瓶邪《竹林深处》

夕阳将下,余热渐散。

竹林里不时有凉风吹过,飒飒作响,吴邪三步作两步走到一个小土坡上,四处张望了几下,目光所及却没半个人影。

青年倒也不着急,随手揪了片竹叶,翻转几下,还是没找到人影,便垂目将竹叶贴近嘴唇,轻慢送气,吹出了几声悠扬。

风吹林动,伴着几声漫不经心的叶鸣,更显林中静谧,青年像是还不太熟练,长指捻着竹叶,微微偏头,吹了几声后便不自觉地皱着眉头,像是要努力把将要跑偏的音拉回来,专注的模样,倒是把自己来竹林是做什么的都忘在了脑后。

但长身而立的画面确有几分潇洒恣意,空气还尚带闷热,微风拂过,青年身上却是清爽得很,带着干净的皂香,短裤短袖,大片肌肤映在将散的日光里,水灵得亮眼。

张起灵循着不知跑偏到哪个调去了的竹叶声,错身从一处密集的竹竿里走出,由坡地往上看去,入目便是吴邪的悠哉的身影,腿根那点肌肤似乎格外白嫩,张起灵不着痕迹地移开眼,才开口道:“吴邪。”

还在努力挣扎的人猛地回头,笑意还在眼里没来得及开口,唇上便是一痛。

“嘶......”青年垂眼看去,就见绿莹莹的竹叶上染了一丝红。

张起灵下意识皱了眉头,放下背上的竹筐和手中的锄头去看他。青年扔了竹叶,手指在唇边将触未触,表情有些纠结,双唇动了动,要抿不抿的,而后微张了唇想要舌头去安抚,也是将探未探,像是被那后知后觉的粗糙摩-擦痛感给震住了,怕疼的小模样。

那道鲜红的小痕倒也没多夸张,但在张起灵眼里醒目得很,他下意识伸手要抹去,但抬手后才发觉自己的手经过一下午的挖坑填土,沾泥带土的,已经颇为狼狈了。

偏生那人恰好抬眼望来,又乖又信任,带着茫然的无措。

张起灵便一步向前,伸手用手腕抵着青年的背,微一用力将青年按进怀里,还顺势转了个方向,让青年背朝坡下,在青年还有些懵的时候,低头含住了他唇上的那点红痕。


剩余走评论链接。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