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少年事》大瓶小邪

大概小短篇连载?年龄差十岁左右。

走廊昏暗,深处黑黢黢的,浓墨般化不开。

吴邪仗着着客厅的灯光壮了壮胆,小身子紧贴在通向二楼的楼梯扶手后,探出小半个脑袋,露出的一只眼睛因害怕而大睁得格外圆润。鼓足勇气怯怯地往走廊里瞄了一眼,深处的黑暗让小孩抖了抖,更加抱紧了扶手,小脑瓜里都是些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战战兢兢地完全忘了白天里,自己是怎么没心没肺地在走廊里跑来跑去的了。

缩回扶手后,吴邪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权作安慰,嘀咕了句模仿大人语气的“不怕哦”,就又偷偷巴眨着眼往外看去。

黑黢黢的深处是不敢望了,将隐进黑暗里的那扇门扉下透出黄澄澄的灯光来,一想到白天那个好看的小哥哥就在里头,就觉得能吃人似的阴影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吴邪的小手还扒着扶手不放,但整个小身子已经渐渐往那房间的方向倾去了,看那架势,似乎只要那扇门此时被打开,他就能像个小火箭一样冲进房间里。

吴邪就这样眼巴巴地盯着那扇门,他想跑去敲一敲,让小哥哥给他开门,但又想起晚饭后奶奶拉着他的小手,认真嘱咐过不能去打扰小哥哥,可小哥哥说不定也想出去玩呢?一个人在大房间里多可怕呀!

去敲敲门好吗?万一小哥哥没来得及开门,我就被怪兽呜啊一口叼走了呢?不然还是去找小花儿玩吧……

小吴邪想到这又猛地摇了摇小脑袋,好像要把这不忠诚的想法甩出去,不行,小哥哥一个人多可怜呀!

吴邪纠结得小眉头都皱了起来。

最终似乎还是小哥哥占了上风。吴邪盯着紧闭的房门上方透出暖光来的玻璃窗出了会神,握紧了小拳头,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随后就见他全身紧趴在扶手上,连滚带爬地蹭蹭直上了好几级楼梯,眼神半点也没敢离开小哥哥的窗口。

楼梯中段正对着门上窗,以吴邪的小高度倒是刚好能趴扶手上看见小哥哥房里的书桌。刚刚还抖抖索索的小孩一下就忘了害怕——他看见他的小哥哥就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

穿着短袖的张起灵端坐在书桌前微微垂首,少年身姿挺拔而柔韧,他面前是摊开的书本,修长干净的手握着笔,不时勾画几笔,很是专注的模样。暖黄色的灯光洒在他苍白的皮肤上,清瘦的侧脸上,黑色的稍长的发梢上,显得温暖而澄澈。

吴邪那时还不知事,只任自己呆呆地望着小哥哥的侧影,心想,小哥哥可真好看啊。

也不知是怎的,一心想去找小哥哥玩的贪玩小孩静静地看了好久,冲进去的念头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甚至忘了向小哥哥挥挥手,眯眯笑着告诉小哥哥自己在这里,你看!我在这里!那么高~能看见你!你都没发现我哦。

他就那么巴眨眼看着,大眼睛眨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终于忍不住小脑袋一耷拉,垫着两只小肉手,趴扶把上睡着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