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跟自己好好相处鸭 开心就好

#瓶邪#《少年事》2

摩托车轮碾过石子路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戛然而止,咔嗒一声后,脚步声响起,吴家有些厚重的大木门被轻声推开了。

张海客哼着曲儿、转着手中的车钥匙走了进来,转了几下后,还挂着车钥匙的手上抬,随意拨弄了几下被夜风吹得上扬的短发。左摇右晃地穿过大厅,正想往走廊深处的房间走去,却意外见到了自家堂弟正从二楼楼梯上下来,手里似乎还抱着什么。

他有些诧异地停在了走廊前,这个点?张起灵?从二楼下来?

张海客挑起一边眉,正想和自家闷不做声的堂弟打个招呼,却被走到近前的张起灵轻摇头制止了。张海客这才看清楚,张起灵手里抱着的可不是什么大枕头小娃娃,正是吴家那是小奶娃娃。

四岁左右的小奶娃在自家冷面堂弟的怀里睡得香甜,小嘴微张,眉目舒展,一只小肉手还轻轻揪着张起灵衣襟,信任而无防备的小模样。

吴邪的小模样的确长得讨人喜欢,平日里就乖乖巧巧,安安静静的又不失灵动,溜溜的眼睛晶亮地望着你,笑起来一派天真无邪。

只是自家这堂弟平日里不是高冷得很,从不陪人玩的嘛?这会竟然抱着人睡觉了?陪着玩到累刚哄睡?似乎画面想想就觉得可怕——“嘻嘻哈哈...小哥哥你来追我呀~”“嗷~~吴邪我来了~”,张海客大夏天硬是打了个寒颤。

那边张起灵根本懒得理会脸色纷呈的张海客,抱着怀里软软一团径直左拐进了吴邪的房间。

吴邪的房间,说来应该是吴邪爸妈的房间,吴邪爸妈经常逢年过节才能回家住上几天,那几天里吴妈妈都会把吴邪抱来一起睡,后来吴邪在父母外出时也常常自己跑来这间房里睡,夫妻房便渐渐成了吴邪的儿童房,吴邪自己的房间反倒成了玩具房。

侧身推开房门,张起灵轻轻地将怀里的小孩扶起,换了个姿势,让小孩趴自己肩膀上继续睡着,腾出一只手来拉开薄被,这才一手托住吴邪的小脑袋,一手托着小屁股,躬身慢慢地将他安放到软床上。

孩子特有的奶香和着暖融融的体温散发出来,张起灵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衣襟还被小手拽着,心里不觉一动,像是被小孩的小拳头绵软地轻锤了一下。轻轻地移开揪着衣襟的小手,把那张印有各种卡通小动物的被子给他盖好,再起身把小吊扇打开,随着嗡嗡的声音传来的是清凉的风。

张起灵在黑暗中站了好一会,才又蹲下去把床底下的蚊香盘摸索出来,点着,放在了通风的窗台前。

又站了一会,似乎觉得真的没什么可做了,便轻手轻脚地往外走去。

门扉轻掩,张起灵在不断缩小的门缝间最后看了一眼床上微微隆起的一小团,于完全关上门前忽然又停了下来,轻声开门进去,走到床头把吴邪那兔子形状的小夜灯打开了。微粉的灯光护笼住了床上安静沉睡的小小孩子。

门扉被再次轻掩上,没有关紧。

张起灵终于离开了。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