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点在半

#瓶邪#《少年事》6


6.

学校在镇上,离家也不算太远,少年人半个小时的脚程就能到。
张起灵出门后就加快了步伐,几步就越过了走得不快的张海客。后者撸了把有些乱翘的头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前去,状似随口问道:“怎么突然和那小子熟起来啦?”

昨晚抱人回房还算是所谓长辈应做举手爱护,或许是怕小孩吵闹所以嫌麻烦没叫醒,干脆一把抱回,那也解释得通。但今天早上顾着小孩喜好口味、耽误自己的时间去煮粥,就分明是只能用张起灵自己心甘情愿来解释了。

张起灵没说话。

吴邪其实并不算是任性挑食的孩子,嘴也没多刁。只是孩子,难免会对平常的饭菜粥食略有厌倦。大多时候吴邪都能自己津津有味地吃掉小饭碗里的固有吃食,由于他的“胡闹”也不过是偶尔吃得慢了些,还年轻的小阿姨站在他身后走着神,一般也不会发觉什么。

偶有的倦怠...并不算什么,一日三餐的惯例,不能每一顿都兴高采烈地心满意足地吃下去,这实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甚至应该说这样才应该是常态。但张起灵却是惯着他,给他换了鸡蛋粥,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吃食,但也因为是另做的,所以“特别”了起来,至少让有些闷着不想喝白粥的吴邪开心满足得不得了。

的确有些反常,即便是在张起灵自己本身看来。他竟然在惯着一个孩子。

不是没有应对过小孩,张起灵前十四年的人生里,大概有十年时间都在不停地辗转不同的寄养家庭,寄养家里有几个年龄各异的孩子并没什么出奇,同屋檐里,嗷嗷待哺的婴孩到猫嫌狗厌的顽童,再到已经有了大人嘴脸的少年,张起灵似乎都遇到过。

婴孩大多天真不知事,吃喝拉撒睡,脆弱得令人心颤。张起灵小时候照顾过,对婴孩近乎无停歇的哭闹与折腾时常觉得无措又惧怕,硬着头皮去哄,却往往适得其反,招来一顿尖酸讽刺甚至推搡打骂。

稍大点的孩童,大多一开始也表现得十分欢迎他,高兴将会有一个新玩伴,但也大多在倍感无趣中开始把他当做透明人,嫉妒心强点的更是会自作聪明地暗中捉弄,浮夸地在大人面前卖弄邀宠。

再大一点的就是与大人嘴脸无异的少年,敬而远之,规避如深。

也不是没有三两天真孩童,但是听信大人的年龄里,总会在大人们的“善言”提醒中,渐渐眼里也带上了异色。孩子总是最纯真也最残忍的。也好在他们的心思实在太明晃晃了,即便是最初不懂人事的张起灵,也能轻易感知,籍此也慢慢能反推着看懂了那些沉默长辈的冗杂眼神。

于是连处得好的孩子也找不出一个,妄论是要惯着一个孩子了。

吴邪的确是个例外。

虽然第一天抱腿傻笑都没有得到回应,小家伙也没有丝毫失落或羞恼。张起灵晾着他好几天,忽略着饭桌上不断偷瞄自己的小眼神,也没在意在其他地方几乎像是缀着自己的小身影。

小孩子,总是很容易就厌倦的,何况除了他,还有一个看起来更温和好相与的张海客在。

但他这套辗转各家得出来的应对之道,却像是对吴邪失了效。

小孩在各种招呼小哥哥的失败里,虽然果真没有再动不动扑上来,却依旧是爱不远不近地看着他。张起灵某次不经意对上那孩子的眼神,是有些惊讶的——清亮,不带杂质,又乖又静地默默看着你,于一瞬间的震楞后,就泛着涟漪般溢出欢乐来,雀跃的,小小的欢喜,太过简单透彻,十分好懂——啊~小哥哥看我了!

即便是张起灵也不得不承认,被这样看着,实在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吴邪,是真的很美好。

他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孩子,澄澈地看着你,并不会畏惧你的来历不明,不会厌弃你的无趣,不会在碰壁后高傲地建起自己的小围墙,本真地,傻傻地,只是遵循自己想和你亲近的小愿望而已,即便你并不能如我愿,那也没有关系的。

张起灵没有办法拒绝这样一个孩子。小小的吴邪,眼里仿佛有光。

无论是被张海客狠狠捉弄还是被阿姨因疏忽没照顾好的时候,恼怒或委屈时都不会灭的光,所以即便张牙舞爪也不会让人害怕。

他开始有点介意,不然就靠近一点点,即便过后因他厌倦或是发现了自己的无趣而没了光,他也认了。

种种原因里放松了所有防线,他没有想到自己圈养的并不是永远无杀伤力的无关紧要的绵软小孩,张起灵多年后回头,大概也再不会记得,是那个转眼的一瞬,叩动了心门。

评论(3)

热度(29)